第二十二章 維護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二十二章 維護

    第二十二章維護

    “對了表哥,我好長時間沒出過宮,也不知外面的事兒。”

    趙盈腳步頓住,聲音也跟著戛然而止。

    宋雲嘉眉目舒朗,好似先前面色微沉也好,眉心蹙攏也罷,都不是他。

    他背著手,走在趙盈右手邊,慢悠悠的接過她的話︰“你想知道什麼?”

    “皇叔呀。”

    趙盈側目過去,語氣里全是好奇︰“表姐前些天總進宮陪我,我之前听她說,皇叔前段時間閉門謝客來著?”

    宋雲嘉呼吸一滯,眼底閃過不滿,只是輕飄飄的,又是匆匆閃過,輕易很難察覺而已。

    他嗯了聲,喟嘆道︰“西北出事後,皇上和朝臣商議,想派燕王殿下赴西北坐鎮,也傳召了殿下入宮覲見,誰知道他面聖後,就閉門謝客,連沈老都吃了閉門羹。”

    趙盈一直目不轉楮的盯著他,把他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她果然沒猜錯。

    前世趙澈御極後,遇上的第一件棘手之事,是鳳陽知府上折,參趙承衍大不敬之罪。

    那折子她看過,里頭列了好些所謂的大不敬罪狀,往前追溯,其中就有這一年西北賑災的事兒,無非說趙承衍目無先帝,雲雲此類。

    而趙澈對此不以為意,甚至有心查辦鳳陽知府畢竟趙澈登高台,手段也沒多干淨,趙承衍睜一只閉一只眼的不管他,他的確少了很多阻力。

    那時趙澈覺得,是有人在背後搗鬼,攛掇鳳陽知府上折,想挑撥他們叔佷關系,弄的朝堂不穩。

    追查下去,她其實查到了宋雲嘉。

    只是證據不算十分充足,再加上她那時的確不太相信,宋雲嘉會暗中干這事兒,這才刻意壓了下去,將那事匆匆揭過。

    重生之後,趙盈想過許多。

    以大愛包容世人的宋雲嘉,或許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樣高潔,又或者,當年的確是他,不過他另有原因。

    宋雲嘉此刻表現出的不滿,印證了趙盈的猜測。

    她沉默很久,宋雲嘉輕喚她︰“你打听這些做什麼?”

    “表哥你對皇叔不滿?”

    宋雲嘉身形一頓,白皙的額頭上有一層薄薄的汗珠,略垂了眼眸︰“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叔,手握宗人府,我能對他有什麼不滿。”

    趙盈眨了眨眼楮,抬頭瞧他,目光真誠,卻一言不發。

    宋雲嘉在那樣的目光下有些不自在,哭笑不得︰“你小小的年紀,打听這些干什麼?”

    “我怎麼是小小年紀?”她理直氣壯的反問,“太後都要為我相看駙馬了,說明我長大了。”

    真行啊。

    一面說自己還小,不急著嫁人。

    一面又拿這個來說嘴。

    感情有了想探听的,好奇的,想撬開他的嘴的時候,她就可以嫁人了?

    宋雲嘉有些無奈,拿她沒什麼辦法,只輕聲道︰“都是朝堂上的事情,你一個女孩兒家,別瞎打听。”

    趙盈心頭冷了冷。

    當初她掌權,扶持趙澈登皇位,剛開始的時候,宋雲嘉來見過她。

    那時候,他也是這樣的,站在她面前,問她好好的女孩兒,為什麼要插手朝堂事。

    後來他幾次三番的勸,在朝堂上給她使絆子,擠兌她,想讓她知難而退。

    等到發現沒用之後,轉用懷柔政策,開始幫襯著她,替她去應付那些老頑固,扶持趙澈,希望她從朝堂事抽身出來。

    再然後

    她再也沒見過宋雲嘉。

    大家都在京城,其實不是見不到,趙盈清楚的知道,宋雲嘉是對她徹底失望了,所以總避著她,不肯見。

    他還是這樣的,一點也沒變。

    趙盈苦笑︰“表哥,我是個公主。”

    宋雲嘉去揉她︰“所以呢?就可以打听朝堂上的事情嗎?

    元元,皇上和太後都很疼你,你金尊玉貴養大,這些不是該你過問的。”

    她撇嘴︰“不就是皇叔不肯去西北,你們覺得他不肯為父皇辦事,不把百姓放在心上,所以對他有諸多不滿嘛,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呢?”

    她直爽慣了,實在有些受不了扭扭捏捏。

    宋雲嘉越是跟她東拉西扯,她越是非要說清楚不可。

    況且趙承衍對她來說,很重要。

    如果宋雲嘉對趙承衍的不滿就在此時埋下,日積月累,那不滿的情緒日漸強烈,那她選擇在根源處,阻斷宋雲嘉的情緒。

    省的將來宋雲嘉真的暗中跟趙承衍打擂台,鬧的不可開交,對她也沒什麼好處。

    宋雲嘉面色僵了僵︰“你說的不錯,我是這麼想,但不想讓你過問這些,也是真的。

    他是皇叔,宗親中以他為尊,可他呢?

    西北地動,災情那樣厲害,賑災的銀子被劫了,朝野震驚,他卻能緊閉燕王府大門,無動于衷?”

    他神色有些清冷︰“他生來就享旁人所不能享的富貴,卻不肯為天下蒼生負責?”

    趙盈思索良久︰“表哥,你願意去西北嗎?”

    似乎沒想到她會有此一問,更像是從來就沒有考慮過這件事。

    宋雲嘉在短暫的愣怔過後,才斬釘截鐵的說他願意。

    趙盈並不質疑他的這份心,可他不照樣有遲疑嗎?

    誰都知道,此去西北,說是以身犯險也不為過。

    賑災銀都敢劫,難道會因忌憚趙承衍身份而不敢痛下殺手嗎?

    趙盈笑起來︰“可皇叔就是不願意啊。”

    她眸中一片清澈,對上宋雲嘉︰“他不願意去,就是心里沒百姓嗎?

    他不願意去,為什麼一定要逼著他去呢?

    天下,難道是皇叔一個人的天下?西北,是他一個人的西北嗎?

    天下百姓,固然都是趙氏子民,可卻並不是皇叔一個人的子民。

    出了事,要他以身犯險,他不肯,你們就對他心生不滿?”

    宋雲嘉一時啞口無言。

    他五歲進學,飽讀詩書,此時听趙盈一席話,竟陷入了沉思中。

    趙盈見狀,心神微定,繼續說道︰“西北地動是天災,賑災銀被劫是**,可這天災**都與皇叔無關,不是他造成的。

    他沒有欠了誰的,你們憑什麼要求他一定赴西北坐鎮呢?”

    她一面說,一面又覺得奇怪似的︰“朝堂上的事情,我知之甚少,只是不懂,難道除了皇叔,就不能派其他人去嗎?

    表哥學富五車,滿腹經綸,又早入朝堂,不如表哥為我解惑?”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二章 維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二章 維護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