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謫仙表哥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二十一章 謫仙表哥

    第二十一章謫仙表哥

    未央宮的消息趙盈打听不出來,也沒有格外存心去打听。

    昭寧帝會生氣,會惱怒,本就在她意料之中,沒必要再特意去打听。

    要是讓太後知道,她如今連未央宮的消息都能探听出來,豈不要防著她嗎?

    可早起梳妝的時候,揮春見了她眼下烏青,丫頭給她敷粉的手就頓了頓︰“公主昨兒沒睡好嗎?”

    還真不是。

    趙盈卻只愁眉苦臉的嗯了聲︰“眼下烏青多拿粉遮一遮吧,別叫人看出來。”

    但她生的白,皮膚又嬌嫩,平日里輕輕磕一下踫一下,立時就泛紅,好幾日消不下去都是有的,這一夜沒睡好,眼下烏青可沒那麼好遮。

    好不容易上完了妝,吃過了早飯,未央宮的小宮娥就來傳話,說太後叫她去一趟。

    趙盈是心知肚明的。

    老太後並沒有因為昭寧帝的震怒而放棄為她相看駙馬,反而變本加厲。

    前世她懵懂不知,但也清楚的記得。

    昭寧帝到未央宮發過一場脾氣後的第二日,太後就若無其事的傳了宋雲嘉進宮,安排她在未央宮見他。

    現在想想,其實也不是要和昭寧帝對著干,而是怕了。

    太後是想在昭寧帝干出更荒唐離譜的事兒之前,盡快把她婚事給定下,把她給嫁出去。

    而無論是薛閑亭,還是宋雲嘉,都是後生晚輩里難得的才俊,將來會成為朝廷棟梁。

    再加上薛閑亭家里是世襲罔替的爵位,宋雲嘉是太後的佷孫,昭寧帝心中再如何不喜,也總要有所顧慮,未必真拿他二人如何。

    這大概也就是,明明中意沈明仁,卻還要苦心安排她見過薛閑亭和宋雲嘉的原因。

    趙盈坐在轎輦上,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眼見著未央宮到了,她壓根兒沒打算帶揮春和書夏進去,打發了兩個人在宮門口等著,只身進了宮門去。

    還沒進殿,就能听見清朗溫潤的聲音從殿中傳來。

    趙盈穩了穩心神,旁邊兒小宮娥撩了竹簾,她提步側身進殿去。

    左手邊上黃花梨官帽椅上坐著的少年郎君,回身看來,正與她四目相對。

    那雙眼干淨清澈,沒有半點兒雜質。

    慘綠少年,面如冠玉,意氣閑雅,溫潤如玉,一眼望去,便只覺這人芳蘭竟體,實在是讓人很願意親近的。

    趙盈上前去拜禮,等站起身,眉眼彎彎側目去叫表哥。

    宋雲嘉這才起身,與她見了個平禮。

    太後似對一對小兒女極滿意,畢竟是郎才女貌,又都是她的骨肉至親,怎麼看怎麼高興,滿眼慈愛︰“雲嘉才陪我吃過飯,我得去消消食兒,你們自個兒去逛吧。”

    宋雲嘉面不改色,眉心卻幾不可見一凝。

    趙盈倒沒心沒肺的應好,目送了太後去,才叫了宋雲嘉一道出殿門。

    未央宮很大,從正殿出來,往右手邊兒,向東南方向去,有一片花圃,品種多,且都是名品名種。

    趙盈幼年時很喜歡跑到這里來玩,高興了來賞花,不高興就來搗亂,隨意摘折,太後也都隨她去。

    兩個人一路無話,直到走出去有一箭之地,宋雲嘉深吸口氣叫元元︰“你知道太後的用意?”

    趙盈走的稍靠前些,身形微一頓,旋即恢復如常,仍踩著輕快地步子往前走,卻沒回答他的問題。

    宋雲嘉無奈︰“元元。”

    “表哥不是也猜到了嗎?還是……”她頓聲,終于回頭去看他,“你見過薛閑亭了?”

    宋雲嘉臉上的無奈就更重了︰“那你還過來?”

    “我答應了太後相看駙馬,怎麼不過來?”她歪了歪腦袋。

    記憶中的宋雲嘉,總是這樣的。

    他好似不會生氣,即便再難堪的事情,于他而言,也總能一笑置之。

    他的華貴與脫俗,同薛閑亭剛好是兩個極端。

    如果說薛閑亭是這紅塵俗世中的貴公子典範,那宋雲嘉,該是謫仙,他本不屬于這凡塵。

    不食人間煙火,總以大愛寬容世人。

    這樣的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是以名義上來講,他雖是趙盈的表兄,但趙盈和他,還不如跟薛閑亭親近。

    畢竟誰也不想成日混跡在“仙人”身旁,被指點說教都是小事,要緊的是總怕玷污了人家。

    于是她回過神來︰“不過我沒想到太後今兒是叫我見表哥的。”

    笑意沖淡了臉上的無奈,宋雲嘉踱著步,只是微不可見的把步子稍放大了些,只兩步,便同趙盈比肩︰“听你的意思,薛閑亭可以,我不可以?”

    趙盈一愣︰“表哥還有心思拿我開玩笑呢?”

    她一低頭,掩唇笑︰“表哥幫我糊弄過去吧。”

    宋雲嘉一雙杏眼像極他的母親,最干淨也最無害,此時略眯起來︰“我以為你是真想嫁人了,听你這意思,竟不是嗎?”

    他呼吸微一滯︰“你年紀又還小,是太後逼著你相看駙馬嗎?我倒是可以幫你勸一勸……”

    “不是。”趙盈心下長嘆。

    明明和薛閑亭年紀相仿,他卻總像個長輩一樣。

    關切,憐惜,然則始終守禮。

    “我不是之前受了傷嘛,太後才想讓我相看,覺得要遇上合適的,可心的,成了婚,也有個人疼我。”

    她唇角上揚,倒是真心實意的笑容︰“她才祈福回宮,就操心我的事情,我不想讓她失望,更不想她總為我擔憂,就答應了,先叫她安安心,過了這陣子再說。”

    宋雲嘉眼神明滅幾變,顯得有些晦澀難猜,盯著她看了很久,才長長的哦了一聲,一抬手,去揉她頭頂︰“元元長大了,會心疼人了。”

    這架勢,和趙承衍真的很像啊!

    明明是平輩的人。

    趙盈虛躲了下︰“別總揉我,回頭長不高了,這兩天皇叔見了我也很喜歡揉我的頭,真不長了,你們負責嗎?”

    宋雲嘉失笑︰“你這兩天見過燕王殿下?”

    她嗯了聲兒︰“昨兒我見薛閑亭,還見了皇叔來著,好好的相親宴,皇叔也給我攪和了。”

    像是個撒嬌告狀的小姑娘。

    宋雲嘉卻面色微變,沉默良久,才想起教訓她︰“不許胡說,編排長輩。”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一章 謫仙表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一章 謫仙表哥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