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爭執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二十章 爭執

    第二十章爭執

    昭寧帝是下了朝後听孫符提起,才知道昨日趙盈在太液池見過薛閑亭,那個小宴,像極了相親的宴,且是太後一手操辦的。

    于是昭寧帝黑著臉,帶著滿身戾氣吩咐往未央宮去。

    只他進門時,見趙盈正陪著太後下棋,腳步微頓,稍稍緩了緩面色,定了心神,上前去。

    太後見他來,把他那副模樣看在眼里,心下嘆息,手上的黑子,就再沒有落下。

    她猜得到他為何而來,可孩子還在這兒,有些話,是不好叫孩子听去的。

    是以太後把那顆黑子重放回棋盒里,笑著吩咐趙盈︰“你先回去吧。”

    趙盈G的應了,從羅漢床上挪下來,穿好了鞋,才同昭寧帝拜一禮,笑盈盈的問了幾句身體安康否一類的話,就退了出去。

    她不走,昭寧帝的脾氣八成是發不出來了的。

    趙盈才出了正殿,人都還沒下台階,就听見里頭有拍案的悶響聲。

    她身形一頓,想要再听,殿中卻靜默一片。

    大概是……料想她還沒走遠?

    她一低眉,提了裙擺下台階,連頭都沒回,就匆匆離了未央宮。

    昭寧帝算著,估摸著她走了,才又肅容黑著臉,大馬金刀的往旁邊官帽椅坐了,冷眼去看太後︰“母後到底想干什麼?”

    太後叫他氣的氣血上涌,只覺雙眼發黑︰“皇帝想干什麼?”

    “元元還小,還是個孩子,母後這麼急著把她嫁出去?”

    他聲音其實也不高,只是冷的緊。

    太後呵笑一聲,側目看去︰“皇帝,她早晚會長大,也終歸要嫁人,現在相看,和將來相看,有區別嗎?”

    昭寧帝後槽牙一緊,橫眉睇過去一眼︰“母後!”

    他是真的咬牙切齒的。

    太後深吸口氣,努力的平復著心緒。

    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心里想什麼,她早就猜得出來。

    可是那不成!

    皇帝從小就是個不會服軟的性子,越是跟他硬踫硬,他脾氣越大,況且這事兒……本來就會惹惱他。

    太後把脾氣收了收,自己先放軟了聲兒︰“皇帝,元元是你的女兒,你是一國之君,也該清醒點。”

    昭寧帝唇角勾一勾,那弧度很快又消失不見︰“是嗎?”

    “你混賬!”

    太後到底怒不可遏,拍案而起︰“你想干什麼?你還想做什麼?她是禁庭的大公主,從前是,現在是,將來也只能是!”

    “朕說她是,她才是!”昭寧帝咬著牙,冷冰冰望過去,“听說母後昨兒安排她見了薛侯的兒子,接下來呢?還有誰家的孩子?”

    太後一時頭皮發麻,脊背僵住了︰“我若一定要給她指婚呢?”

    昭寧帝合一合眼,開口時沒有絲毫感情︰“西北災情未過,正好還缺個人去,母後看上的孩子,必都是出身名門,才干過人的,年輕人,放出去歷練歷練,也挺好。”

    他在威脅!

    殿內一時靜默下來,死寂一般的沉默,壓迫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太後站著,可身形不穩,晃了兩晃,到底扶著桌案,又坐回羅漢床上︰“當年你一步錯,十四年後,還想再來一次嗎?”

    “我沒錯!”昭寧帝倏爾起身,音調也拔高了,“母後覺得我錯了?我只是有一心愛之人,何錯之有!”

    太後呼吸微滯︰“帝王之愛,宋氏本就承受不起,她受不起,元元更受不住。皇帝,你太偏執了。”

    她眼皮動了動,握在四方小案邊沿處的手收緊一些︰“我是為你好,宋氏在天之靈——”

    “夠了。”

    昭寧帝似不想再听下去,他背著手,揚起頭來︰“昔年母後縱過我一次,就當我還是幼時承歡母後膝下的孩子,只再縱我這一回吧,這件事,到此為止。母後,您別逼我。”

    他拂袖而去,顯然不肯在這件事上多說半個字,也擺明了不肯讓步。

    太後一口氣倒噎住,身形不穩,扶著小案,癱軟下去。

    眉兮進來的時候正看見,三五步趕著上前去,把人給扶住了︰“太後,您沒事兒吧?”

    太後反手握住她的手,緊了緊,臉上掛滿苦笑︰“十四年了,眉兮,十四年過去,他待宋氏之心,竟一如當年!”

    “太後。”眉兮心疼她,弓著腰,另一只手替她拍著後背順著氣,“皇上他只是一時……”

    “他不是一時想不開!”太後聲兒猛地尖銳起來,“他怕是想——”

    眉兮臉色微變,太後聲音也戛然而止。

    “這不成,趙盈落生就姓了趙,上了玉牒,他想都別想!”

    “可是太後,您看皇上那樣兒,您非要給大公主指婚,只怕到頭來,傷了母子情分,還會逼的皇上……逼的皇上他……”

    太後慢慢的松開了手,眉兮去倒了杯茶來。

    茶杯遞在眼前,太後盯著看,卻沒接︰“在宮里不成,要是在宮外呢?”

    眉兮一怔︰“您是說,叫大公主到宮外去相看?可您這不是……”

    這不是和皇上對著干嗎?

    不管是在宮里還是在宮外,到最後,要指婚,皇上那一關,不是照樣過不去嗎?

    “沈殿臣是內閣首輔,只要沈明仁喜歡元元,元元也中意他,我來做主,又或是沈殿臣去請旨賜婚,皇帝又能怎麼樣?”

    太後眯了眼,咬了咬牙,“早知皇帝這樣執迷不悟,當日元元說想出宮住一陣子,我還不如放了她去!”

    現在她來開這個口,把人送出宮,皇帝才是不知道會干出什麼瘋事兒來。

    御極數年,羽翼早已豐滿,皇帝再不是早年間那個稚嫩的帝王了。

    當初為宋氏追封之事,她尚且能夠勸住。

    可今天,皇帝的態度那樣堅定,太後心里清楚,在這件事上,強要指婚,是不成的。

    “你明兒仍舊召雲嘉進宮來,就叫他和元元在未央宮里見。”太後才接了眉兮手上的茶杯,撥弄著浮葉,心下隱隱有了主意。

    眉兮卻實在是不懂︰“您打從一開始就看上了沈閣老的嫡子,可先前叫公主去見世子爺,倒也罷了,眼下皇上和您鬧得不愉快,您怎麼還要公主見咱們哥兒呢?”

    “我自有我的主意,不然他真的混不吝,把沈明仁扔去西北怎麼辦?”太後沒好氣的把茶杯重重往小案上一放,“我倒看他敢不敢把薛閑亭和雲嘉派出去!”

    。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章 爭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章 爭執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