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撒謊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二十五章 撒謊

    第二十五章撒謊

    太後病了有兩三天,不厲害,就是氣的,氣性不消,這病一時也難好。

    她不許嬪妃侍疾,昭寧帝跟她置氣也不去看她。

    趙盈是在她病倒的第三天才踏入未央宮中的。

    眉兮正去取藥來,在廊下見了她,看小姑娘眉目間染上愁緒,仿佛沒打算進門一樣,便收了腳步,叫了聲大公主。

    趙盈回眸,眼尾泛紅︰“太後還好嗎?”

    眉兮一愣︰“公主怎麼哭了?”

    她吸了吸鼻頭︰“我知道是因為我的事,所以這幾天,我也不敢來,怕太後見了我,心里的那口氣,越發堵著,可我實在不放心……”

    她一邊說,一邊低下了頭,肩頭的抖動,表現出她此刻或許正在抽泣。

    眉兮自然是要哄人的,可手上還有太後的藥,怕耽擱了,又不能站在門口拉著人安慰。

    于是她要進門,還請了趙盈一回︰“公主見了太後就知道了,太後怎麼會生公主的氣,見了公主,只怕病就好一半了。”

    趙盈問了句真的嗎,才踩著細碎的步子,跟著眉兮進了門。

    太後氣色確實不好,拿藥養了兩三天,還是一派病氣。

    這寢殿中,連冰也少了一半。

    趙盈一進屋,就覺得有些燥。

    她橫眉︰“內府司的人越來越會做事,冰怎麼也不好好送?”

    太後招手叫她︰“我病著,御醫院的人說,少送些冰,不能貪涼。”

    趙盈眉目才舒展下去,上了前,往床邊坐下來,接了眉兮手里的白瓷蓮花碗,要給太後喂藥。

    太後推了推她的手,笑著叫她別弄︰“你哪里伺候過人,再灑我一身的湯藥?”

    趙盈鬧了個大紅臉,才往後退了退,給眉兮讓出地方來。

    太後一面吃著藥,一面看她︰“這眼角紅紅的,哭過了?”

    眉兮便在一旁幫腔︰“才剛進門前,公主站在咱們廊下就哭過,說您和皇上生氣,全是為了她,她擔心您,又怕您見了她,越發生氣,不敢來請安呢。”

    一碗黑乎乎的藥汁很快就見了底。

    小宮娥捧著一碟山楂來,太後捏了兩個,一個捏在手里,一個往嘴里送,好歹能壓一壓藥汁的苦味兒。

    等吃完了,就著一只手,又去拉趙盈︰“傻不傻?這事兒跟你有什麼關系。”

    “我听人說,父皇是因為您要給我選駙馬,才生氣的,跟您大吵了一架,把您給氣病了。”

    太後一攏眉︰“听誰說的?”

    其實她心里有數。

    皇帝摔完她的東西走,當天消息就傳開了,滿宮里沸沸揚揚的。

    她是生氣,可要不為著皇帝故意把消息散播開,她也不至于氣成這個樣子!

    皇帝是滿宮里告訴,誰也別惦記著在趙盈的婚事上做文章,誰敢提,誰倒霉。

    連她這個太後都鬧成這樣了,旁的人?

    呵。

    她養的好兒子。

    但她原想著,趙盈的上陽宮,未必會听見這些閑言碎語,皇帝但凡要點兒臉,也該瞞著趙盈。

    趙盈抿唇︰“宮里都這麼傳,我听了兩句,後來見了二皇妹……”

    她點到即止,太後卻了然于胸。

    但這事兒,還真不是她冤枉趙婉的。

    誰叫趙婉嘴欠,非要來招惹她。

    昨天趙婉跑到上陽宮去,就差指著她鼻子罵,說她是個煞星,為了她,弄的滿宮不安寧。

    趙盈心里有數的很。

    前世昭寧帝和太後鬧翻那會兒,宮里也有過這樣的傳言。

    說她天煞孤星,親情緣薄,是克血親的命格。

    所以母妃早逝,趙澈醉酒失手砸了她,緊接著就是昭寧帝和太後因她而母子不和。

    只是她從前不懂,甚至真的懷疑過是不是自己不好。

    那些流言,昭寧帝不動聲色的就料理了干淨,那時候的趙盈,當然也不會有心思去查一查。

    現在想來,只怕和劉淑儀母女也脫不了干系。

    又或者,背後另有他人,不然趙婉真的就是腦子有病,跑去上陽宮罵她。

    “你是在外面听見這些話,見了婉婉,她又跟你說這些的嗎?”

    太後臉色不好看,趙盈搖了搖頭︰“您別管這個,橫豎我如今是知道了的,全是為著我。”

    她小臉兒皺巴著,愁眉苦臉的。

    太後給眉兮遞了個眼神,她會意,領了小宮娥退了出去。

    趙盈才抬眼︰“您有話跟我說?”

    太後把她小手攥在手心里︰“你父皇是心疼你,總覺得你還小,還是個孩子。元元,這男人和女人,永遠是不一樣的。

    我希望你身邊有個知冷知熱的人陪著你,照顧你,可你父皇始終覺得,有他就夠了,這天底下,還有誰能比他更疼你的呢?

    你是他的親生骨肉,他又那樣愛重你母妃,只怕這天底下的男人,他都看不上,都覺得配不上你,所以才會跟我起了爭執。”

    她一面說,另一只手在趙盈手背上拍了拍︰“這跟你沒關系,別為這個自責難過。”

    趙盈覺得自己應該沒听錯。

    親生骨肉四個字,太後莫名的頓了一頓。

    雖然只是一瞬,可太明顯了。

    于是那四個字,更像是說給太後自己听。

    趙盈微微松了口氣,拉平了唇角︰“我先前跟您說,想搬出去住一段日子,您不許,我現在能搬出宮去住嗎?”

    她有別的心思,可落在太後眼里,小姑娘便是太自責了。

    太後滿眼憐愛,當然還是要留人的︰“你能搬去哪兒?搬出去,你父皇也還是要跟我置氣,這跟你住在哪里沒關系。”

    趙盈卻搖頭︰“不是的,我知道,您還是想給我選駙馬,我還知道,您和父皇僵住了。

    你方才同我說那些,我就都知道了的。

    您現在不給我選了駙馬,等將來,父皇只要不松口,您就不好再過問我的婚事。

    這一步,您不會讓的。”

    太後指尖一顫︰“元元真是長大了,去年這時候,還是只知道纏著我要瓜吃的小姑娘,今年竟懂得這些道理了。”

    趙盈心頭也一顫,生怕太後看出端倪來,低眉順眼的說不是︰“是表姐進宮看我的時候,同我說的,這些道理,是舅母讓表姐告訴我的。

    舅母還說,住在宮里,您和父皇僵持著,非要給我選駙馬,就還得把人傳進宮來見,那就在父皇的眼皮子底下,這場氣,只怕還有的生。

    可我若出宮住,您想讓我相看,安排在宮外也成,面兒上只當此事揭過去。”

    趙盈沒有被太後攥著的那只手,掩在廣袖下,捏緊了。

    她是緊張的。

    面對在這深宮中風風雨雨走了一輩子的太後,她多多少少,會有些緊張。

    是因為她最不願欺騙這些真心待她的親近之人,可她不得不撒謊,唯恐露出蛛絲馬跡來。

    她一番話說完了,鼻翼上有薄薄的濕氣,屏氣凝神,一顆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等著太後開口。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五章 撒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五章 撒謊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