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8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鋼鐵轟鳴 本章︰0178

    0178

    當那艘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異族戰艦在核聚變的璀璨光輝中化為飛灰的時候,神舟號也找到了一個還算比較隱蔽的天體當做自己的藏身之處,他們需要一段安全時間來處理自己艦上的多個問題。

    不只是損失掉大量武器彈藥、無人機,神舟號自身也多處中彈,機庫和彈射通道甚至被匹克族戰艦的副炮擊穿,還出現了神舟號自出航以來第一次人員傷亡——十七名船員死亡,二十六人受傷,三人失蹤。

    神舟號需要時間來修理之前受到的傷害——最嚴重的那些,還屬需要更多時間來修理的超空間裝置,這是所有維修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項,也是首先要完成的修理任務。

    “我們現在離聯邦疆域還有一千八百光年,在這個位置的星系都出現了至高神國的戰艦,哪怕只是附庸種族的戰艦,這也說明它們已經開始準備對人類世界展開攻擊了,說不定這是在集結艦隊。”等待修理的時間里,文靜召集了艦上的軍事官員們進行了一次討論會,“這片星域,在星圖上,正好處于帝國與聯盟之間,以前我們稱這些地方為未堪探星域,就算是一向積極進行擴張的帝國方面,擴張方向也從未涉足這個方向,所以古代人類的舊設施其實就在人類眼皮子底下,我們都不知道。”

    “只是你們沒有涉足這個星系,不代表至高神國沒有涉足。”戰斗火花插嘴道,拿到了更多的新存儲器的它,已經能解壓更多記憶數據,也能對此類分析提供更多建議了,“它們現在是叫這個名字了?真夠惡俗的,不知道那些瘋子是怎麼想的。早些年國際艦隊和它們全面交戰的時候,戰場自然不可能只限制幾個地點,而是整個人類世界範圍的全面交戰當中。”

    “它們怎麼做到的?”丁乙問道,已經知道自己也是當事人,他對當初的戰爭追查只會更加迫切,“難道說至高神國的超空間跳躍技術能做到一次跳躍幾千甚至上萬光年嗎?”

    “它們沒有這種級別的跳躍能力,雖然科技超過人類許多,但有些物理極限就算是它們也免不了的,短距離跳躍是很考驗技術水平,但長距離跳躍同樣也是一樣,都會面臨一個超空間信號發送問題,一個是距離過近的干擾問題,另一個則是過遠收不到反饋信號的問題,距離過近的干擾問題,我看你們自己也已經解決了,盡管看上去應該是才掌握相關技術不久的樣子。

    但另一個距離過遠,收不到反饋信號的問題,這就是更難突破的技術難關,除了因為收不到反饋信號,不知道跳出點周圍環境是否安全,會不會讓星艦一頭跳進行星、恆星,甚至黑洞,還因為需要跳躍的距離越遠,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大,當初國際艦隊的計算數據顯示,如果想跳出一萬光年以上距離,除非為設備供能的是一顆超巨型恆星,就算通過復數反應堆並聯供能,獲得所需要能量,超空間裝置自身卻又承受不住那種級別的能量沖擊,自我損壞都是輕的,嚴重的話甚至會制造出一場空間風暴。

    當初的人類最先進的跳躍技術,也不過一次跳躍一千光年的距離,西頓人,我是指現在你們所說的那些什麼‘邪神’的家伙,當初它們的跳躍技術也沒有超過一千五百光年,雖說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千年的時光,但我同樣不認為它們在這方面上的技術就會有巨大突破。說回最初的問題,它們當初的跳躍技術沒有超過一千五百光年,但人類的疆域卻達到八千光年,它們之所以能對整個人類世界全境展開全面進攻,先不說人類當初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它們能執行這樣的作戰計劃,只是利用了那些所謂的遠古星門。”

    戰斗火花在向眾人講述著當年的歷史真相,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听著,但當戰斗火花所說的信息太過令人震驚的時候,也有人會忍不住提出自己的問題。

    “你是說星門?!”文靜驚訝的喊了出來,做為喬伊•施耐德博士的助手,自身也是工程學方面的專業人員,她對于那些星門不說了如指掌,但相關信息也算是知之甚多,現在听到戰斗火花說到那些星門,是敵人用來對整個人類世界展開全面進攻的工具時,她還是忍耐不住了,“難道那些星門的傳送距離並不只有我們現在了解到的那麼短?”

    “哦,你也知道星門有問題?”戰斗火花有些驚訝的反問了起來,“我還以為你們對星門的研究還沒有達到這一步呢。”

    “不只是施耐德博士,以前聯邦有很多相關研究人員對此都有所懷疑,尤其是我們在獲得超空間跳躍技術之後,就更加懷疑這件事了。”文靜回答道,“雖然星門能提供一個穩定的超空間通道,供那些沒有超空間裝置產生的穩定量子場保護的星艦通過超空間通道,但星門設施需要的能量如此巨大,甚至比一艘超級母艦生產的能源還多,雖說需要穩定空間通道,但這並代表著星門需要的能量會全部用來穩定縮短區區幾十光年距離通道,大型星艦自己跳躍的距離隨隨便便都超過了這個距離。事實上,早在人類掌握超空間跳躍能力之前,聯邦的初代科學家們就已經懷疑過此事,人類自己制造的星門全部取代遠古星門,並不只是為了讓星門離殖民地更近,方便交通。”

    “沒錯,你們的懷疑很正確。”戰斗火花說道,“但當初的人類雖然也有所懷疑,但因為星門的便利性,大家依然在使用星門來進行一些近距離運輸,而不必給每一艘飛船加裝超空間跳躍裝置,畢竟人類的超空間裝置小型化也沒能讓裝置小到幾十百多米的飛船都能搭載。

    所以,西頓人,那些邪神,隱藏在星門之中的陷阱在它們需要的時候發動了,那些星門不再是單對單的進行通道連接,連接的距離也不再只有區區幾十光年,凡是星門被啟動的星系,都是它們隨意連接的地方,西頓人可以通過這些巨大的星門,任意來往任何一個被連接起來的星系,攻擊那里的人類殖民地。

    和你們現在差不多,有些人類殖民地沒有駐軍防守,一天之內就被西頓人給完全摧毀,但有些星系,不只有駐軍,還有各國主力艦隊防守,像是一些重要的資源星,重要的交通節點星,國際艦隊實際上是人類與西頓人交戰後才成立的,在此之前,各國也只是各自為戰,因此在第一波入侵後,人類損失慘重,所有沒有強力駐軍保護的殖民地都被摧毀了,只剩三分之一的殖民地因為有足夠的駐軍保護才幸存下來,就這樣,人類僅憑這點殖民地提供資源,也是在與西頓人交戰近百年後,才戰敗的。”

    “戰爭的原由是什麼?”丁乙問道,“之前在地球除了科技資料,歷史資料前人沒有給現在的人類留下多少,直到我們不久前在其他星球找到了一些古代記錄資料,才了解到古代人類文明是被外敵以滅絕為目的毀滅的,現在的人類文明也是古代人類文明‘火種計劃’的產物,但我們並不清楚戰爭是怎麼開始的,外星人為何一定要滅絕人類。這樣的行為與現在的至高神國行為有著極大的不同,如果不是你堅持,我們甚至不敢相信西頓人就是至高神國的神靈,至高神國就是當年毀滅人類文明的元凶。”

    “戰爭的理由還能是什麼呢?”戰斗火花先是反問一句,然後又自行解釋起來,“當然是自己種族的生存了。你們看,宇宙這麼大,就算是生存空間有沖突,也不至于在短時間內就達到種族滅絕戰爭的地步。雖然當初的人類文明對外星文明保持著某種警惕之心,但也不會隨便到見面就打的地步,在發現真正存在的外星文明時,人類是保持著警惕,向對方遞出橄欖枝的。只可惜西頓人對生存空間沒有什麼需求,它們渴望的只是智慧生物。”

    “等等!”听到這里,丁乙驚訝道,“這話我怎麼覺得有些耳熟呢?翁文明?”

    “啊,另一個超級文明,正在與至高神國交戰的那個?”戰斗火花自然也從丁乙那里了解到了一些現在的事情,它對丁乙說出的部分名詞也就不那麼陌生了,“它們不過是一丘之貉罷了,甚至按照我的記憶來判斷,翁文明的行為比至高神國還要更好一些。”

    “這怎麼解釋?”文靜也驚訝的說了出來,“就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報,翁文明類似某種寄生生物,是要將卵寄生在其他智慧各種體內孵化,就算有先進醫療科技保護,被寄生者基本上會死于孵化過程,就算有幸存者活下來,也會變成廢人一個,因此被翁文明統治的種族,每隔一段時間,都必須向翁文明提供自己種族成員來當對方撫育後代的溫床,這就等于是每隔一段時間要各附庸種族向它們提供一批有去無回的祭品;而至高神國就只是增加自己的附庸種族,然後強迫附近種族為它們打仗,其他方面要更自由一些,相比之下,難道不是翁文明更恐怖一些嗎?”

    “打仗難道就不會死人了嗎?”戰斗火花問道,“你在下令消滅一整船匹克族士兵的時候可沒猶豫,一艘匹克族戰列艦,因為其自動化程度低,因而搭載人數為六萬左右,也就是說,你的命令直接讓匹克族付出了六萬多條性命,而一場大戰下來,戰死者數量數位甚至數百倍于這個數字,雖然說起來很殘酷很冰冷,但死于翁文明寄生孵化的生命我認為可能遠少于這個數字。如果你們想比較哪一方更加殘酷,我認為會是至高神國。”

    “這個說法過于理性了,不過考慮到你的思維理解方式可能與我們不太一樣,就算是你說的有道理吧。”丁乙說道,“不過先不管哪一方更加殘酷,我只想知道,當初西頓人,現今的至高神國邪神一族,堅定的想要滅絕人類的理由是什麼,畢竟當初它們的行為與現在完全不同,而且又為何和翁文明一樣,不在乎生存空間有多少,而是極度渴望著智慧生命?”

    “如果說翁文明只是將其他智慧種族當成寄生體來孵化有智慧的後代,那麼西頓人,就將其他智慧種族當成自己的食糧了。”戰斗火花的回答,比它之前所說的還更加令人震驚,“這不是形容詞,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也就是說,西頓人,那些邪神,是靠吃智慧生物來存活的嗎?”在座的眾人除了丁乙是“愚蠢的古代人”外,沒有一個不是高等院校培養出來的,就算戰斗火花沒有說得那麼直白,也都听懂的它的意思。

    “雖說是字面上意思的吃掉其他智慧生物來延續自己的生命,不過它們在吃法上看上去更加‘優雅’而已,至少不會像你們認為的那樣吃得血淋淋的,它們需要的似乎是一種只有高能智慧生命才能產生的某種特殊能量來維持種族的延續,科技越先進的種族產生的那種奇特能量也就越多,因此西頓人需要的時候,就會用特殊的方式,將那種能量從那些被它們當成食物的生物身上抽取掉進行吸收,但失去能量的生物也會失去生命,這和直接吃掉受害者的軀體應該區別不大。”

    “但至高神國的那些附庸種族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文靜連忙追問道,“如果說那些邪神要以智慧生物的某種生命能量為食,可那些附庸種族並沒有傳出這方面的消息啊?!”

    “我知道你們手上似乎有一些附庸種族的俘虜?還是聯絡人?總之你們對于至高神國的了解大多來自它們,但那些附庸種族知道的就很多嗎?”對于文靜的問道,戰斗火花相當的不屑,它的話里表現出對現代人類無知的嘲諷,“你們以為西頓人為什麼一定要滅絕人類?它們最開始也只是將人類當成新發現的‘食糧’而已,雖然最終可能會吃光人類,但那本會是一個比較長的時間才會完成的行為。”

    “你說過,我曾經參加並完成過一次斬首行動,在沉重打擊了西頓人後,也引來了它們瘋狂報復,使得人類也承受了超出預計的巨大傷亡,”丁乙突然說道,現在他也顧不上再去理會自己的真實身份能不能讓別人知曉一事了,更多的問題得到答案,才是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是不是因為那次行動,對西頓人造成的傷害極重,才使得它們最終不再視人類為食糧,而是威脅極大的敵人,必須完全消滅,才導致之後它們對整個人類種族的滅絕行為?”

    “沒錯,雖然你們的整個行動過程我這里沒有詳細資料,但就結果來看,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可能,就是你們那次任務。”


如果您喜歡,請把《深邃太空》,方便以後閱讀深邃太空0178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深邃太空0178並對深邃太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