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游魂【已修】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秋夢曉 本章︰6、游魂【已修】

    將沾染了些許污漬的手套摘下來向內卷在一起丟進垃圾桶,擺脫了陸焚那個讓人血壓上涌的身後靈的謝昱從睦家公寓走出來。

    一一仔細調查過三個失蹤生魂的死亡地點,謝昱沉著臉在生死簿App上提交了生魂失蹤報告。

    一周前,原本分管西城兩個區域的無常相繼無故失聯,其余的四名無常陸續出現勾魂失誤的情況,第三個失蹤的無常在最後用APP只倉促的留下了簡短的信息就再也沒了聯系。

    【叛徒】

    生死簿在分析事件報告後第一時間越過立場不明的區域判官,將數據整理報告直接遞交給了閻王座下左右無常謝必安、範無救兩位大人。

    會將異常事件調查權轉交謝昱是白無常謝必安的意思,並特許如遇特殊情況可對謝昱暫開最高判官權限。

    如果把無常比作地府打工人,閻王是大BOSS,黑白無常自然便是大BOSS的左膀右臂,判官便是每個城市的區域經理。

    無常只有勾魂引渡的權限,判官作為區域的協調監管者,有權查閱過往生死簿記載的人物生平和死因,並且擁有即時查詢人類生卒年以及前生功過的權限。

    每一任行走陽間的活判官都是累世積累大功德的善人,在此基礎上更是可以代閻君行使判陽斷陰之責。

    謝昱的確是意外橫死,但生死簿記載他的剩余壽命也有五年,如果謝昱不選擇成為陰差也可將這未盡的陽壽化為功德交換下一世的順遂人生。

    但白無常告訴了他一件事。

    一件讓謝昱哪怕轉頭踩著刀山火海也要重新回到這個讓他原本沒有任何留戀的陽間。

    殘忍殺害他父母兄長的凶手並沒有被法律所制裁,甚至現如今仍然逍遙法外,踩著受害者的血肉悲鳴做著違法亂紀的勾當,享受肆意妄為的人生。

    謝必安激起了謝昱的求生復仇之心,自此與地府簽訂合約成為了地府改革後的第一位行走人間的活無常。

    並且按照合同約定,如果謝昱能在陽壽殆盡前積累到三萬功德點,便給予謝昱活判官的職位與權限,在不違背地府明確條約的情況下準許放謝昱親手為父母兄長報仇雪恨。

    楠山別墅坐落在半山腰,謝昱孤身一人走在樹木蔥郁的公路上,影子在身後被無限拉長扭曲成頭戴高帽,身穿長褂的無常形象。

    魘後期無所睥睨的強大與它前期蟄伏時候的弱小形成鮮明的對比,但想要在它蟄伏期找出它的藏身之地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至少目前看來,不論是生死簿還是謝昱,都在被魘牽著鼻子到處溜,掌握不到絲毫的主動權。

    ……

    謝昱從一堆包裝袋里分出了一大摞吃的和一小部分毛線球、羽毛類型的掛墜,額角的青筋歡快的跳動。

    進門就看到了客廳桌子都堆放不下的包裝袋和旁邊拆了一半亂丟的包裝盒,謝昱一邊收拾一邊看著上面的標簽價格和包裝袋里的小票,感覺自己早已經凝固的血壓開始逐步上升。

    “一千多塊……你就買了這些?”

    陸焚坐在客廳的地毯上扒拉著一個紅色的上面掛著一個水鑽貓咪的毛絨球,提起來遞給謝昱︰“可以掛在手機上啊,多可愛!”

    買這些純粹是習慣,陸焚以前養了只叫球球的純白色波斯貓,每次出去出任務總會給球球帶回來點玩具,只不過沒想到這個世界的玩具還挺貴。

    完全不知道標價不等于賣價的陸焚腹誹。

    “那這些呢?”謝昱指向那一堆牛肉干海鮮干魚干蔬菜干水果干,“您是想跑去徒步旅行提前準備干糧?”

    “我以前都沒見過這些,出去的時候經常挨餓……買之前那個好心的店家都讓我嘗過了,巨好吃!”陸焚可憐巴巴的瞅著謝昱,“我就買了一點點。”

    猛然發現自己不是喜當爹而是拿了後媽劇本的謝昱︰“……”

    靠,這種不給他買就喪良心虐待可憐繼子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生前當醫生死後做無常的打工人謝昱一直都屬于普普通通的工薪階層,只不過靠著腦子投資理財才積累了一些存款,雖說陸焚花的並不算很多,但花一千塊買價值不到三百塊的東西這種行為一定要早教育早改正才行!

    謝昱冷著臉打開某寶開始下單, 里啪啦下單了初中和高考教材打包以及科學自然類掃盲書籍全套,他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陸焚的確很努力的在掩飾自己的生疏,但謝昱仍舊看出陸焚的來歷恐怕是個對現代社會全然陌生的老古董。

    最後還鬼使神差加購了一個點讀機。

    謝昱發現自己第一次開始想念那個不知道跑去哪里的神棍。

    陸焚就像是個燙手的山芋,讓謝昱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眼角的余光睨向坐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抖著逗貓棒自己抖自己玩的還挺開心的陸焚。

    總感覺有這個家伙在,他原本規劃好的計劃會出現不可預知的重重麻煩。

    無言了好半晌,謝昱忽然白天時候在奶茶店里陸焚對手機露出的表情,思考了一下,在買給自己的手機訂單之後又加了一份。

    算了,一個老古董,對他好點吧。

    ……

    深夜,陸焚輕巧的從窗戶翻進謝昱的臥室,無聲的靠近床邊,黑暗中整個人逐漸朝著床上呼吸悠長陷入深度睡眠的謝昱逼近。

    整個人撐在謝昱的身上,陸焚低下頭湊過去,高挺的鼻梁距離謝昱的喉結只差一厘米。

    好香……

    ***——***——***

    手機嗡的一聲,剛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的謝昱拿過桌上的手機。

    衰神眷顧︰“我勒個去……大昱昱你做什麼了啊?昨天老孟二半夜才回來,那臉色黑的跟用了八百年沒擦的鐵鍋有的一拼。[社會平頭哥.gif]”

    謝昱脖子上搭著浴巾任由濕漉漉的短發滴滴答答向下不住的滑落水珠,見微信界面里斯辰終于有了消息不由得松了口氣。

    一入玄門,五弊三缺至少佔了一樣,但是在好友斯辰身上,謝昱只覺得佔了恐怕不止一樣。

    斯辰這家伙奇怪的很,看著一副少年的模樣,說話卻自帶一種與外表不符的老成,接單不看金額只看起卦結果是否與他有緣,酬金卻向來照收不誤。

    到賬第一件事先捐三分之二,剩下的就開始瘋狂購物囤貨,身上從來不留超過兩百塊的錢——包括手機支付——經常因為沒錢吃飯可憐巴巴的敲謝昱家的門。

    就是這人每次接單都是九死一生搞得自己慘兮兮,玄門的人對斯辰意見頗大一直有斯辰這家伙一定是上輩子作惡這輩子贖罪的說法。

    謝昱和斯辰認識說來也有點意思,謝昱當初出事的那場車禍因為謝必安的及時到場控制了作亂的魘沒有造成過多的傷亡,唯二出事了的就是謝昱和斯辰,一個去地府轉了一圈光榮上崗,一個重傷在ICU里躺了一個月。

    謝昱打字回道︰“你的外出賺錢就是跑去孟局長家里蹭吃蹭喝?”

    “孟局長家是有金山還是有銀礦,讓你放著自己好好房子不住跑去人家家里找生意?”

    衰神眷顧︰“我這不是剛做完一個單子,任務對象是苗疆那邊養蟲子的,好家伙那滿房間的蛇蟲鼠蟻給我看的頭皮發麻,連算了好幾天都是我都是大禍臨頭的卦。”

    “他是公職家的,又是專門給玄門和你們無常擦屁|股的部門,工作兢兢業業,閃耀著正氣勇敢的光輝,絕對能短時間克住我的衰!我看大昱昱你最近烏雲罩頂實在是不敢去給你再加debuff了[狗頭流淚.jpg]”

    被烏雲罩頂的謝昱︰“你又起什麼奇奇怪怪的卦了?”

    斯辰總喜歡給謝昱起卦,雖說十卦八不準,但還是屢敗屢算,樂此不疲。

    衰神眷顧︰“哦,我算到有顆殺星到你身邊了,超凶超煞的那種,看卦象凶的都能吃了你。”

    謝昱單手拿著手機直接開始發語音,一只手撩起浴巾開始擦拭潮濕的短發。

    凶星?

    樓下啃小魚干那個?

    昨晚潛進他房間貓貓祟祟不知道要干些什麼被他一腳踹出臥室的那個?

    “神經病倒是的確撿了一個——對了,昨天孟局長怎麼掃尾的?”

    斯辰那邊正在輸入又停下,過了一會兒又正在輸入,來來回回將近三十多秒索性直接一個語音電話撥了過來。

    謝昱找了只藍牙耳機塞進耳朵里︰“怎麼?”

    “快快快!說說!”

    謝昱三言兩語簡短了下概括了昨天嘉天大廈的事兒,末了道︰“走之前我看了眼,是不太好處理。”

    不僅僅縱向有個洞,還有個謝昱當時從電梯被黑影橫向用力懟出來的一片狼藉。

    “你把嘉天大廈……捅穿了?真捅穿了?”斯辰頓時笑的停不下來,他的聲音是一種非常干淨的少年音,和他本人白淨的娃娃臉十分相配。

    “哈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怪不得老孟這兩天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楮不是眼楮的哈哈哈哈哈哈!西城的中心大廈啊哈哈哈哈哈哈,大昱昱真有你的啊!”

    異常事件處理部西城分部的孟部長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無數次的痛恨自己為什麼在出任務的時候受傷——如果沒有受傷,他就不會被分配到這個看似高大上實際保姆的部門里做善後的老媽子!!

    玄門中人從來都是只管打架,打完之後拍拍屁|股走人,事後全是異常事件處理部的人掃尾。

    刪除錄像、催眠抹除目擊證人的記憶、找借口努力用正常的緣由解釋種種離奇的現象……異常事件處理部的人沒日沒夜勤勤懇懇的奉獻才讓西城的人民得以過著平穩安定普通的正常生活。

    “你今天沒看新聞嗎哈哈哈哈,說是嘉天大廈下面發現了大量私藏的文物,考古局介入調查,暫時對嘉天大廈施行無期限封鎖噗哈哈哈——”

    斯辰舉著手機,另一只手揩掉眼角笑出來的淚水,他估摸著老孟這會兒正拿著施工圖和部里的人商量怎麼砸才能讓那個十分離譜的貫穿十幾層樓的洞看上去更像是挖掘現場吧?

    不行,他等會兒得帶著飯盒去慰問一下加班人士噗哈哈哈哈!

    斯辰想著想著又笑了起來。

    而始作俑者謝昱眼神飄忽了一下。

    這筆賬勢必會被孟局長算到玄門的頭上,事後繼續給玄門暗搓搓穿小鞋。

    畢竟孟局長哪里知道這世界上真的有無常,並且還存在謝昱這個能造成大規模破壞的活無常?

    債多不愁!

    勇敢玄門,不怕背鍋!

    斯辰笑了好一陣子才停下,聲音還帶著些顫抖︰“不過大昱昱我之前說的可是認真的,你最近運勢不對勁,自己小心點。”

    因為謝昱是將死未死之人的命格,自從與地府簽訂了合約,斯辰就很難算出關于好友的大事,小事倒是能說準個五六件。

    “嗯,我心里有數。”謝昱坐在臥室的小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白開水︰“對了——問你件事,你知道游魂嗎?”

    斯辰沉默了一下,聲音變得嚴肅起來︰“你從哪听到的游魂?”

    謝昱︰“不好說?”

    斯辰斟酌著用詞回答︰“所謂游魂是指陽壽未盡但生魂離體距離過遠或時間過長,導致無法回到自己身體的一種特殊存在的鬼,這種鬼……比較難以界定善惡,如果化厲就是要驚動地府閻君的惡煞。”

    謝昱筋骨修長的手指緊了下手中的玻璃杯︰“如果沒有化厲呢?”

    斯辰又是一陣沉默才回答︰“謝昱,如果遇到游魂,最好在它沒有化厲前殺了他。”

    “所謂的游魂,因為無法汲取到世間萬物帶來的養分將會時時刻刻處于極端的饑餓之中。為了維持鬼體的完整性,游魂需要吞噬更強的存在壯大己身,人妖鬼魔都是他們狩獵的對象。”

    “老頭子留下的師門記錄里提到過曾經出現過三次游魂,雖然形成的原因至今並沒有一個完整的概念,但他們無一不是在饑餓中喪失理智最後化厲成為了惡煞。”

    “與其經受痛苦化厲被圍攻誅殺,倒不如一開始就死的干淨。”

    少年清朗的聲音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充斥著一種淡漠。

    謝昱沒有對斯辰的話做什麼評價,只是淡淡應了一聲,兩人又扯了幾句有的沒的便掛斷了語音。

    將手機拋回桌上,謝昱靠在沙發里眼簾微垂神情復雜難辨。

    他想起了昨天睜開眼楮時看到的和平日里截然不同的陸焚,現在想想,昨晚上那雙異色的如同上好琉璃球的漂亮眼珠里流露出的其實是……

    謝昱低聲自語︰“食欲?”

    【您有新的勾魂訂單,請及時處理】

    謝昱愣了一下。

    抄過手機點開來看到任務信息的瞬間騰地一下站起身子直接打開門三兩步跨步下了樓梯,同時手機接通了原本應該在京市的好友。

    “嘟——”

    只響了一聲就被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一個聲音︰“喂,阿昱——”

    謝昱直接打斷了對面笑著將要進行的寒暄,厲聲問道︰“你現在在哪?!”

    “啊?”那邊的人懵了懵,愣愣的回答,“我賓館里啊……”

    “房間里等著!誰敲門都不要開!我馬上過去!”


如果您喜歡,請把《勾魂事故之後》,方便以後閱讀勾魂事故之後6、游魂【已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勾魂事故之後6、游魂【已修】並對勾魂事故之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