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擢升判官【已修】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秋夢曉 本章︰10、擢升判官【已修】

    兩人出門的時候,陸焚還在時不時的揉頭皮,一臉的控訴。

    謝昱有些心虛,他哪知道那小黃皮筋看著捆小青菜挺管用,用來捆頭發就那麼難整?

    有意無意薅了不少陸焚的頭毛下來……

    頂不住陸焚越來越幽怨的視線,謝昱眼神飄忽︰“你看這大馬尾扎得不挺好看的……”

    好看個鬼!

    陸焚捏著後腦勺蔫塌塌的馬尾,不用照鏡子都知道是個什麼德行!

    謝昱見陸焚一直在扒拉腦後的馬尾,雖說的確是可能不是那麼的好看,但一個大男人也不用包袱這麼重吧?

    自幼就是艷壓明教一枝花,連聖女都承認容貌遠不及阿焚的陸焚當然有包袱了!

    還賊重!

    謝昱家那個所謂的高檔小區除了遠荒貴,其他跟陽間沾邊的那是一點都不沾,開車得半個小時才能看見人煙。

    從路邊的營業廳里辦了一張卡給陸焚,兩人出來之後路過小吃街,陸焚看著一個女孩手里的煎餅果子走不動道了。

    謝昱瞟了一眼,問︰“沒吃過?”

    陸焚理直氣壯的搖頭。

    除了小時候在中原的紀念遙遠的記憶,長大後他去中原的機會並不多,平日里多數是跟在聖女或者教主身後,中原的小吃撐死就見過幾樣容易保存的糕點。

    謝昱領著陸焚來到煎餅果子的攤位前。

    買煎餅果子的大媽操著一口津話,逢人就笑十分熱情。

    兩人站在攤子前等大媽做煎餅,陸焚一臉驚嘆的盯著大媽的動作,時不時轉頭和謝昱叭叭兩句。

    謝昱敏感的注意到旁邊行人投過來的視線越來越多,越來越炙熱,甚至已經有很多小姑娘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說不定今晚他跟旁邊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好奇寶寶又要登上各個朋友圈微博,頂著啊啊啊啊啊的文案被擴散點贊。

    謝昱逐漸面無表情。

    “小伙子倍兒耐人!是少數民族不啦?”大媽手腳麻利的做好煎餅果子遞過去,笑著問陸梵。

    陸•精通多國語言卻听不懂方言•梵︰“她說什麼?”陸貓貓問一旁垮著臉的謝昱。

    謝昱面無表情的翻譯︰“問你是不是外地的。”

    今年二十九馬上奔三的陸焚心安理得的被叫著小伙子,轉回頭沖著大媽笑得十分乖巧︰“是呀,謝謝大姐!大姐的動作真漂亮!”

    說著還豎了個大拇指惹得大媽又是一陣眉開眼笑。

    車子被停在美食街外的商場停車場里,謝昱準備帶著陸焚再去買幾件衣服鞋子,順便讓這個自稱大鳥怪的家伙自己去挑合、適、的、內、褲。

    在路過賣頭繩的小攤的時候,謝昱瞅了一眼正低頭專心啃煎餅果子的陸焚,轉頭快速掃碼付款,買了一盒黑頭繩塞進外衣兜里。

    ……

    才走到商場門口,陸焚忽然停下腳步。

    謝昱︰“怎麼了?”

    只見陸焚抬手從領子里摸出了一個完好的小黃皮筋,褐色的長卷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披散下來。

    陸焚捻著小黃皮筋的手指尖已經變得透明起來。

    就和入夜後街上的那些陰鬼一般。

    謝昱反應飛快的拉著陸焚一路跑到地下停車場,解鎖開車門用最快速度將陸焚塞進了車後座里。

    掏出手機開始計時,謝昱表情凝重的看著陸焚一點點趨于透明,身上的衣服仿佛瞬間失去了支撐軟塌塌堆在了車後座上。

    沒來得及移開視線的謝昱眼神冷不丁就直直撞上了陸焚的八塊腹肌和腹肌下的……

    正襟危坐面癱著臉轉過頭正視前方,謝昱心里冒出來一句話。

    靠,輸了。

    ……

    陸焚之前就和別的鬼不一樣,現在忽然褪去了看著和正常活人相同的殼子,謝昱才感覺到陸焚有多特殊。

    如果說謝昱是一個大冰坨黑臉怪,明明是個活人卻散發著比厲鬼還濃重的陰氣嚇得一眾陰鬼不敢靠近的話,陸焚就是明明是個鬼卻蘊含著一種溫暖如火焰炙熱如希望的溫度,這種溫度值得每個看見他的鬼喪失理智只為了撲上來咬一口。

    對于陰鬼們而言,陸焚是陽間的味道。

    對于妖怪而言,陸焚就是鬼版唐僧肉。

    眼看著陸焚跟個白熾燈似的持續散發魅力,勾引得本來就陰氣繚繞的地下停車場森寒之氣更重,謝昱從車里翻出之前那把被陸焚一刀劈成兩半但仍舊陰氣繚繞的扇子對陸焚說︰“進去。”

    陸焚是第一次仔細打量這扇子,欲言又止的看了眼謝昱。

    謝昱皺眉︰“快點,雖然這東西已經廢了,但殘留的陰氣能稍微抑制一下你的氣息,再拖下去厲鬼太多不好對付。”

    陸焚︰“emmm……你把扇子翻個面讓我看看?”

    謝昱低頭,只見殘存的扇面拼一拼還是能看到原本筆墨游走的四個字。

    瞅我|干啥

    木著臉把扇子翻了個面,謝昱的表情一瞬間黑了兩個度。

    是受

    大大的兩個字橫跨被劈開的兩部分扇面。

    謝昱咬牙。

    楊、和、平!

    陸焚化作一道淡紅色的煙附進扇子里,幽幽道︰“知道了知道了。”

    謝昱︰“…………”

    好巧不巧恰好是黃昏時分,謝昱開著車往家走,路上黑壓壓的一片面容各異死相奇特的陰鬼朝著他行注目禮,那排場頗有點百鬼夜行的味道。

    謝昱又分出心神給扇子上覆蓋了一層陰氣,但是屬于陸焚的那股勾魂攝魄般地陽氣還是不住的往外飄,勾得那些做鬼時日不長自制力差些的陰鬼忍不住追著謝昱的車巴巴的飄。

    如果以前出現的游魂面臨的都是這般境遇,那謝昱就很理解為什麼大好幾百年才會有可能出上一個了——弱點的、沒有人庇護的游魂,剛出保護期氣息顯露之初就恐怕被陰鬼妖魔吞了個干淨。

    “嗡——嗡——”

    扔在副駕駛的手機開始震動,正在開車的謝昱瞥了一眼上面接通陰間的444-4444444,沉默了一瞬,單手翻出藍牙耳機塞耳朵里,開口︰“接通電話。”

    電話那邊傳來一陣滋滋啦啦的聲音,緊接著就是楊和平的一句︰“停車。”

    謝昱眼疾手快的踩了剎車,嘴角抽動著看著擋風玻璃上糊上來的那張熟悉的鬼臉。

    謝昱︰“……下次麻煩換個陽間的出場方式,謝謝。”

    楊和平穿過汽車擋風玻璃裝模作樣地飄到謝昱的副駕駛上坐好,眼角的余光在觀察到謝昱看著自己明顯不善的眼神之後心里飛快的回憶最近自己有沒有做什麼壞事。

    ……好像沒有吧?

    “咳……”楊和平清了清嗓子剛要開口,卻被謝昱似笑非笑的搶了話。

    “要不,你先給我解釋解釋這扇子上的字?”

    楊和平︰“……?”

    啥扇子?

    他轉頭往後座看,眼神掃過那把熟悉的折扇之後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啊這……該不會……

    他把之前那把漫展買來順手練成陰器的扇子塞給謝昱了吧?

    他是真的忘了那天身上帶的是那把扇子啊!

    回想起那把扇子上寫的內容,楊和平頓時感覺到一種當鬼之後久違的窒息。

    臉上帶著尷尬之色,楊和平正要說什麼,就看見後座上靜靜躺著的陰氣繚繞的扇子憑空冒出了幾個火星子。

    ……什麼玩意?

    楊和平仔細感受了一下,表情有些奇怪的看向謝昱︰“你——”

    “打住。”謝昱開口,“我不跟你掰扯扇子的事兒,放你一馬。你先說你今天找我|干什麼。”

    楊和平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皺眉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口︰“上面的調令下來了,按照之前的合同,你的功德點超過三萬便可升職判官。但之前你上交的魘並沒有真正化魘,功德點獎勵按照制度應該是厲鬼級別。”

    “然閻君特批,念你抓捕及時免去人間生靈受苦︰【即日起擢升西城無常謝昱為人間行走判官,掌生死簿,行陽間鬼怪先斬後奏之權,望君不負初心。】”

    最後一段是楊和平直接背出了閻君調令的內容,然後遞給謝昱一枚金色的令牌,上面凸出的花紋扭曲成一個判字。

    謝昱緊緊握著方向盤,過了一會兒才緩緩呼出屏住的呼吸。

    楊和平理解的笑了笑,他是引渡謝昱的人,謝昱在地府的所言所求他最清楚不過︰“得償所願,恭喜。”

    “多謝。”

    謝昱出聲才察覺出自己的聲音嘶啞得不成樣子。

    他看向楊和平。

    謝昱的眼珠是常人很少見的純黑色,這雙眼楮在專注的盯著誰的時候,被注視的人總會莫名興起一種敬畏與戰栗。

    對楊和平來說猶甚。

    因為這雙眼珠和那位大人幾乎如出一轍,地府上下鬼差哪個沒听過當年那位大人的壯舉,多數都是連直視那位大人的勇氣都沒有的。

    “西城是你曾經的轄區,所有曾經供職這里的鬼差都一一記錄在冊,但為什麼我會在生死簿里查閱不到半點你的痕跡?”謝昱捕捉到楊和平臉上一閃而逝的閃躲之色,“除非,你本來就不是一個無常。”

    楊和平作為一個無常,知道的秘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身份所能掌握的信息。

    听到謝昱問的是這個,楊和平卻是暗自松了口氣,收起眼里的後怕驚悸,大咧咧的擺手︰“悖 煤翰惶岬蹦曖攏 藝獠灰彩悄晟僨崢穹噶舜聿瘧環=抵襖創蜆ケ錚  昵 焙蠣壞備讎泄偈裁吹模俊br />
    謝昱沉靜的收回視線,無聲的勾了下唇角。

    一個說起判官渾不在意、甚至能拿到閻君特令的鬼,會是普通的判官?

    “總之就是恭喜啦!以後咱們有緣再見,就這樣我撤了不送!”

    生怕謝昱再抓到什麼話茬或者對扇子的事兒秋後算賬,楊和平來得突然溜得也飛快。


如果您喜歡,請把《勾魂事故之後》,方便以後閱讀勾魂事故之後10、擢升判官【已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勾魂事故之後10、擢升判官【已修】並對勾魂事故之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