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走馬燈【已修】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秋夢曉 本章︰12、走馬燈【已修】

    身為地府公務員,謝昱體內的陰氣比起尋常厲鬼還要濃郁,但是現在看卻像是稀薄了近三分之一,雖說這種程度的損耗謝昱睡一覺醒來就能恢復,但陰氣……被謝昱用來做什麼了?

    斯辰又想起了關于謝昱的那兩副卦象。

    “如果是用你的陰氣去養另一個……”斯辰停頓了一下想了想形容詞,“鬼,只要有觸踫對方就能吸食你的陰氣。但這種方法非常危險,吸食陰氣和吃了你,對他而言只是一念之差。”

    “只要有觸踫?”謝昱的臉一下子黑了。

    “嗯,就比如牽手那種。”斯辰又燙了兩片毛肚,見謝昱一臉咬牙切齒的模樣,咬著筷子不解,“怎麼了?”

    謝昱︰“……沒事。”

    呵呵。

    “倒是還有一個方法。”斯辰思考了一下,“只不過這種事就需要看運氣。游魂是介于生魂和陰鬼之間的存在,如果能遇到將死未死的軀體,倒是可以操作。”

    謝昱︰“不行,生死簿上的時間都標注的清清楚楚,況且將死未死的人類也會被無常後續排查,這種侵佔他人軀體的行為是重罪。”

    斯辰眨眨眼︰“人當然不行,其他的呢?”

    ***——***——***

    第二天•西城人民醫院

    因為帶著一個陰鬼吸引信號滿格的大號wifi,謝昱無奈只能選擇在中午陽氣最盛的時候出門。

    醫院的忙碌永遠都是分樓層的,同樣分樓層的還有來來往往病人以及家屬不同的精神狀態。

    陸焚憑借著鼻子帶著謝昱一路走到醫院三樓C區。

    電梯門打開,謝昱迎面嗅到了一種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絕望而麻木。

    腫瘤科病房來往的病人家屬們大多表情麻木,他們已經經歷過家人確診的崩潰,卻還沒到意識到親人離世的絕望,這一層都是在無望的等待中一天天熬著日子只為了等一個奇跡的人。

    陸焚停在307號病房前,正要穿門而入卻被謝昱從後面拽住了衣擺。

    謝昱不想和這人說話,冷著臉先是抽出了病房旁邊的病例板看了兩眼,抬手敲了兩下門。

    沒有回應。

    謝昱直接扭開門把手。

    這是間單人病房,安靜的環境明亮的陽光,病床上靜靜躺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因為病痛的折磨已經變得面色蠟黃。

    女人睡得很不安穩,眉頭緊縮,放在被子外的雙手無意識地緊緊攥著被子,嘴里斷斷續續的發出哀吟。

    謝昱點開生死簿,這個女人還有半個月的壽命,本不應該散發出這樣濃烈的死氣。

    “你確定?”謝昱看向陸焚。

    這是從昨天晚上到現在謝昱對陸焚說的第一句話。

    陸焚雖然不知道謝昱在鬧什麼別扭,不過鑒于便宜是他佔了氣當然也得是他受著︰“這個女人身上和那個鬼新娘一個味道。”

    黏糊糊潮乎乎帶著一股麻辣味。

    正在這時,病床上的女人忽然陷入了夢魘一般喃喃自語起來︰“哥——媽媽……不要!不要說!不要……不要過去!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

    謝昱和陸焚對視一眼。

    謝昱上前,手指剛踫觸到床上女人的眉心,兩人的眼前一花,瞬間來到了一條街道邊上。

    轉頭看了眼身邊的西城派出所,謝昱的表情有些驚訝。

    陸焚抬手踫了踫路燈桿。

    在沒有謝昱的陰氣供給之後變回透明的身體竟然再次有如實質的踫觸到物體,陸焚問道︰“這是哪?”

    謝昱揚了揚下巴示意陸焚看街對面匆匆走過來的一大一小。

    那婦人五官很陌生,倒是她牽著的那個女童眉眼間與先前病床上的女人相似了七八分。

    謝昱開口︰“這是走馬燈,在痛苦不甘中煎熬的人類死期將至的時候有可能被陰差觸發。”

    每一個擁有走馬燈的魂魄都有成為厲鬼的潛在可能,無常平日奉令行走陽間除了引渡魂魄之外,也有責任渡化這一類擁有走馬燈的將死之人,將這人死後勾出的陰魂褪去不甘放下戾氣,送去地府面對它前半生的功過,是非對錯閻王面前自有定論。

    婦人領著女童臉上難忍激動又忐忑的表情,她紅著眼圈朝著派出所匆匆走進去,在進去里面那扇門前還忍不住松開女童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那女童抬頭看了眼婦人,轉頭看向派出所里面的眼神有些抵觸。

    謝昱和陸焚跟進去。

    大廳里面早就等著一個女警,見到婦人還帶了一個女孩過來,表情猶豫了一下︰“鄒女士,我先帶小朋友去隔壁房間吃點小零食吧?”

    婦人的衣著得體,齊耳的短發用發卡整齊的夾到了耳後,雖然沒什麼名貴的首飾,整個人卻有一股溫和的書卷氣。

    她想了下蹲下來對女童溫聲哄道︰“糯糯乖,先和姐姐玩一會兒,等媽媽帶著哥哥出來咱們一起回家,好不好?”

    女童攥著婦人衣擺的手緊了緊隨即放開,乖巧的點頭,走過去牽上了女警的手。

    婦人向女警道了謝,然後匆匆整理了裙子朝著走廊另一端的會客室走去。

    陸焚跟著婦人向前走的動作走了兩步,結果發現當婦人開門進入會客室之後,面前就好像憑空出現了一道屏障隔絕了一切。

    謝昱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個回頭看了眼會客室防線的女童。

    “所以她的走馬燈,我們只能看到她記憶里的東西?”陸焚很快明白過來,走回到謝昱身邊。

    “嗯。”謝昱點頭,“等等看,走馬燈都不會太長。”

    所謂走馬燈就是將死之人印象最深的片段,也是潛意識里覺得改變了命運的記憶。

    執念與不甘的起源大多源自于世間的相遇與分別,得到與失去。

    ……

    “這不可能!他不是我兒子!一定是哪里搞錯了!”婦人歇斯底里的聲音從會客室里傳出,她重重的拉開門,發絲凌亂眼球帶著血絲,臉頰上還帶著未干的淚痕。

    會客室里走出兩個男警和一個看上去身形縴瘦五官秀氣的青年。

    青年的眼眶紅腫,他哀哀地看著婦人的背影,臉上滿是祈求和絕望。

    在被拐賣的十四年里,他一直都記得自己有一個最美麗溫柔的母親,他以為他努力在那個煉獄里爬出來,迎接他的會是溫暖與希望,沒想到在煎熬著煎熬著等到了母子團聚之後,他的母親卻不認他。

    “鄒女士,您冷靜一點,這是DNA鑒定書,我們……”男警有些不忍的瞥了眼青年,上前兩句想要勸說抱著女童就要往派出所外走的婦人。

    “什麼鑒定書?!我不認!”婦人抬眼看過去的眼神里滿是抵觸和回避,“我辛辛苦苦找了十四年的是兒子,不是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

    這句話讓派出所的大廳陷入死靜的沉默。

    青年踉蹌了一下扶住了身後的牆壁,整個人搖搖欲墜。

    一旁的女警再也听不下去,索性順著婦人的動作將她引到了旁邊的房間里。

    不一會兒里面就傳來了哀哀地哭聲。

    那個女童就站在那,好像和謝昱陸焚一樣游離在這個場景之外,卻用她的眼楮記錄下了彼時她還不懂得的相遇。

    其中一個男警面帶不忍的低聲勸慰青年︰“她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多給她一些時間……慢慢來,會好的。”

    青年的臉上慢慢褪去所有的表情,只有紅腫的眼圈還殘留著方才可笑的期許。

    抬手用特意托民警買來的新衣服袖口擦了擦臉上還未干透的淚痕,青年輕聲道︰“其實也沒什麼,我習慣了。”

    “我先回醫院,這段時間辛苦您們了。”青年努力扯出一絲笑容,對著兩位男警深深鞠了一躬。

    在離開大廳路過女童的時候,青年本來抬手想要摸一摸女童的頭發,卻最終只是收緊了手指沉默著離開了這個曾經給予他無限希望的地方。

    ……

    畫面再轉,謝昱和陸焚來到一間病房前。

    之前見過的青年站在窗前面無表情的注視著窗外馬路上的車輛穿梭。

     噠一聲,門被來人打開。

    一個男人抱著女童走進來,猶豫了一下對青年說︰“身體還好吧?”

    青年露出一個淡淡的笑︰“還好,謝謝您來看我。”

    “沒事……舅舅就是來看看你,你說現在這個事搞得……”男人也覺得這事兒實在難以啟齒,“你媽她性子要強又認死理,之前記者把這事兒曝光的時候誰也沒想到你就是……唉這事兒街坊領居的哪個沒有議論,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你媽向來在意這些,也是抹不開這個臉一時情急才說了那話,之後等事情過去了肯定就慢慢想明白了,總歸是血肉連著的親呢,哪有不認親生兒子的?”

    “舅舅給你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你先住著咱們慢慢商量啊!”

    “……嗯。”青年的應答幾不可聞。

    “他才不是我哥哥呢!媽媽和張阿姨說,我哥哥丟了從來沒有消息,都是別人亂說話,她不會放棄找哥哥的。”被男人抱在懷里的女童突然開口,聲音清脆,看向青年的眼神滿是抵觸,“媽媽說他才不是我哥哥,以後送我上學,同我一起玩,保護我讓大胖不敢扯我辮子的才是我的哥哥。”

    “媽媽說,哥哥會又高又強壯是家里的頂梁柱,就像爸爸一樣可以保護我和媽媽!”

    青年的眼里在這一瞬間,似乎有什麼東西碎裂開來,徹底消失不見。


如果您喜歡,請把《勾魂事故之後》,方便以後閱讀勾魂事故之後12、走馬燈【已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勾魂事故之後12、走馬燈【已修】並對勾魂事故之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