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釋天的弱點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帝釋天的弱點

    人間界發生的情況, 在戰爭古界之中的秦霜和雄霸是不知道的, 兩人此時正聯手的對付著帝釋天,但經過這麼長戰斗後,秦霜終于知道為什麼氣運極強的人會被稱作天選之子了。

    每每他要和雄霸進行的合擊, 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情況而失敗,許多情況莫名其妙的都會更加有益于帝釋天。

    如果現在天降流星的話, 秦霜相信這些流星一定會砸他和雄霸而帝釋天只會毫發無傷。

    這一點就十分的讓人頭疼了,但就算這樣,秦霜和雄霸也只能堅持, 一點一點的獲取勝算。

    此時的秦霜和雄霸兩人早已經化出了自己的原型,一墨龍一孔雀的瘋狂的攻擊著他們面前身形不大的人影。

    陰陽業界的包裹之中,秦霜的寒冰之力不要命的一般朝著帝釋天籠罩而去, 如果有什麼能夠測量溫度的手段的話,他相信此時他所掌控的寒冰溫度,絕對不止絕對零度。

    就在他們雙方斗得如火如荼時, 遠處傳來一聲龍鳴, 敖倉趕到了交戰區。

    “雄幫主本王來助你一臂之力”

    瞧著來人是敖倉, 秦霜臉上便是一喜, 這可是個強力的助力,而且看他現在的模樣,比之之前不知道要強上多少。

    帝釋天雖然一直沒有落入下風,但這時看到敖倉的到來也是臉色一變。

    “敖倉你要背叛本尊嗎”

    “哼,背叛我們龍族和你之間何來背叛這一說你奴役我們龍族這些年,也該是時候跟你算上一算了”

    听著敖倉這話, 帝釋天不再回應,抿著唇沉著臉的應付著雄霸無休無止的攻擊。

    而就在敖倉加入戰團的時候,雄霸瞅準機會的用龍尾把秦霜往後方一送,並朝他說道。

    “你不用上前攻擊,只需要用你的寒冰之力限制住他就行,其他的交給我跟敖倉,除此之外,你去看看那封印了那戎汐的書如今怎麼樣了”

    一陣交戰下來,雄霸清晰的感覺到了不對,帝釋天的好運實在是太多了,多到他們需要花上兩倍甚至三倍的經歷去攻擊他。

    听著雄霸的話,秦霜立刻點頭,快速後退的同時控制著手中的寒冰之力對著不遠處的帝釋天進行著限制。

    一心二用的來到了之前天書跌落的地方,沒廢什麼力的就用寒冰之力把那冰層之下的天書給取了出來。

    “天書能回應我嗎”

    但不管秦霜如何呼喚,天書都沒有半分反應,這讓秦霜有些無奈,但他嘗試的翻閱了下卻發現,天書竟然是可以翻動的。

    心中一動,秦霜立即單手的翻閱起天書來。

    這一翻閱,秦霜還真的有了新的發現,他看到原本屬于風雲的內容在這時候已經全部消失了,轉而出現的是一些自古時候起發生的事情,並不再單單只是風雲的故事。

    但看著看著,秦霜就感覺到一些字里行間的熟悉感,想了好一會兒他才想起來熟悉在哪,像是他在他識海之中,那些被天書吸收了一個人的魂魄之後形成的白皮書籍,從而以這個魂魄的經歷和角度來寫出的描寫。

    這讓秦霜不禁升起一個想法,難道著被天書封印到了書中的戎汐,也因為天書的能力,把他的過往發生的一切都變成了書的內容不成

    但仔細看,又有些不一樣,他不是以戎汐的角度來寫,而是從古至今,每個時代最得氣運之人來寫的,快速的翻閱,到了後面,秦霜看到主角變了,變成了帝釋天

    這讓他驚訝得瞪圓了眼,關于帝釋天的出生和經歷,都被作為主角的記載在了書籍之中。

    秦霜的心咚咚的跳著,他甚至從這記載中知道了帝釋天的弱點,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

    完全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的心思在這一刻都被天書之中的內容給吸引了,以至于對帝釋天的限制動作出現了斷層,一下子就讓帝釋天從他那仿佛無窮無盡的限制中得一脫身。

    秦霜的失誤讓雄霸心一驚,顧不上帝釋天的忙轉頭看向秦霜所在的方向,就擔心秦霜發生什麼意外。

    他和秦霜這一前一後的掉鏈子,讓敖倉一下子變應付不過來,更是瞧到脫身的帝釋天攻擊利落的朝著雄霸攻擊而去。

    “雄霸小心”

    秦霜听到這聲音也猛的抬起頭,然後就對上了雄霸那看到他平安無事後稍安的眼神,但這時候那帝釋天的攻擊已經到了雄霸近前了。

    看著雄霸因為這一瞬,身上再添了條可怖猙獰的傷口倒飛而出時,秦霜也顧不得再看,怒意爆炸的飛身而出的朝帝釋天急速飛去。

    這一次秦霜除了用寒冰之力的來限制帝釋天外,而是用厚厚的寒冰把自己包裹了起來,以此做盾牌的接近帝釋天。

    “秦霜”

    不管是雄霸還是敖倉,他們兩人都被秦霜這突然的舉動給弄得一驚,因為就連他們,也不敢說太接近帝釋天身邊,只是盡可能的用遠程攻擊而已。

    和帝釋天交戰,所有人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能不近身那就不要近身,否則只會面臨更危險的境地。

    但也只有把如今天書上的內容看完的秦霜才知道,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打敗帝釋天,那唯獨只有近身這一個辦法,這也是帝釋天的一個弱點,而為了掩飾這個弱點,帝釋天邊做出了一副近身者死的印象。

    秦霜深吸一口氣,一層層的加厚著自己的寒冰,同時限制著帝釋天逃離的舉動。

    “你找死”

    在離帝釋天越來越近的時候,秦霜周身那不停出現的寒冰也被帝釋天一層一層的攻破,秦霜也不停的燃燒自己的妖力的來做這孤注一擲的一擊。

    他知道,如果這次不成功,那麼下一次帝釋天知道了他的目的,想要再近身,只能是更難上加難了,況且如今的帝釋天還有著氣運加身的。

    秦霜的舉動雖然讓雄霸和敖倉都不知道他的目的是為何,但他們都不會傻到讓秦霜的舉動白費,敖倉早早的就加入了進攻之中,雄霸微一調整過後也不顧傷勢的全力相助著秦霜。

    三方出力的現在,帝釋天也終于有些力有不逮來,更終于的是秦霜此時已經來到了他近前。

    帝釋天的眼里終于多了抹從前不曾有的焦急。

    在寒冰防護之中,秦霜笑了,因為他看到了帝釋天眼里的這抹焦慮。

    此時秦霜已經來到了帝釋天極近的地方,就見他突然的散開了身外的所有寒冰防護,承受著帝釋天那直接扎入身體的攻擊,但他半分不退,對著帝釋天露出了燦爛至極的笑容。

    然後無聲的在嘴里說了三個字。

    帝釋天看著面前的秦霜,驀地瞳孔緊縮,臉上更全是震驚之色。

    好半晌,帝釋天才低下頭的朝自己身旁看去,他驚訝的看到,秦霜手握著一把冰晶化成的長劍,狠狠的扎入了他身旁的半空之中,而在那里正潺潺的留著黃金色的血液,秦霜手一攪,那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徹底的碎裂掉了。

    “你怎麼會、知道、的”

    隨著那空出流出黃金色的血液,帝釋天就仿佛被釘在了原地一般,隨著他的說話,嘴角也同樣的開始流出鮮血,只是他嘴角的血液卻只是紅色。

    “聖心決啊,真的很神奇啊,竟然可以修出一顆游離于體外的心髒,而這心髒所在的位置還是不固定的。要是別人殺了你這具肉身,只要聖心不滅,你隨時可以借助聖心中的血液凝聚出一個新的身體,而這身體與你此時的還無甚區別。”

    此時秦霜也是伸手重傷,胸口右腹,肚子,都被帝釋天給扎了個對穿,說話都有氣無力起來。

    “至于我怎麼知道。”秦霜笑得極壞“如果我說是戎汐告訴我的,你會不會很憤怒”

    果然這麼一說,帝釋天整張臉直接因憤怒而通紅起來,但此時的他就像油盡燈枯的人,已經無力再做反抗了。

    雄霸和敖倉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給嚇了一跳,兩人急忙的沖了過來,雄霸更是直接借助了秦霜傷勢嚴重的身體。

    秦霜轉頭就對上了雄霸擔心的眼神“你太冒險了。”

    “不冒險的話,帝釋天太難大了,難道師父不想和我早些回去過平靜的日子嗎”

    也不管雄霸的不滿,秦霜自己在雄霸懷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著,然後才用可憐兮兮的聲音這麼說著。

    敖倉也不看他們這邊三下五除二的就用困龍鎖把帝釋天給綁了,至于讓你死沒死,這他留給雄霸來處理。

    “一直都說要保護你,但是每次都要你來保護,怎麼總讓我覺得我很沒用連保護你都做不到。”

    “不是師父你沒用,是你徒兒我太優秀了。”

    听著秦霜的話,雄霸眸色漸深,應聲道“是啊,太優秀了,優秀得為師都不安呢而,所以霜兒,為師還是把你綁起來鎖著關著,才好,你覺得呢”

    這反問讓秦霜身子就是一僵,立刻他就想到了自己擅自離開時,雄霸曾今說過的話。

    不會到了現在,雄霸還這麼想著吧

    瞬間,秦霜就慫了,窩著雄霸懷里也不再說話,就怕說多錯多。

    這片戰場結束的交戰,瞬間就除了他們對話之外再無比的聲音,敖倉在把重傷垂死的帝釋天綁完後就听著這邊兩人的聲音,老臉閃過一絲的不自在,然後輕咳了起來。

    “咳咳,我們是不是先回去再說”

    雄霸頭也不抬,還是看著懷中面無血色的徒兒,十分的贊同這句話。

    “對,我們還是先回去再說。”

    說著又低頭湊到了秦霜耳邊低不可聞的接著說道。

    “回去說說看,霜兒喜歡寒鐵鎖鏈、還是隕鐵鎖鏈,對吧”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詞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墨言軒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帝釋天的弱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帝釋天的弱點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