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汐的過去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戎汐的過去

    “你用奪取帝釋天身上的氣運之力來逼我出來, 不就是因為你的靈魂也不是這個世界的緣故嗎否則著氣運之力到了誰身上, 對我來說可都是無甚差別的。”

    戎汐這麼一提,秦霜也才想起了這被自己一時間忽略的這一點。

    “這問題是我問得蠢了。”秦霜笑了笑。

    戎汐在秦霜說話時也走到了他近前,細細的打量了他一番後, 嘖嘖出聲。

    “我來這個世界那麼多年,從來沒有踫到過與我有相似來歷的人, 沒想到在我就快成功的這當會兒,卻蹦出了你這麼個,也虧他天地之書能夠找到了。”

    秦霜听著, 同樣的打量著隔著柵欄的人,他十分的好奇,這把整個世界都弄成了如今魔改的樣子的人, 到底來自哪里,會是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的嗎

    “閣下不知是來自何方”

    面對秦霜的疑問,戎汐沉吟了下才笑著回答。

    “我啊, 來自一片美麗的大陸, 大陸上門派林立, 我出自一個弱小的門派青玄門, 清玄門雖弱小,氛圍卻是其他門派比不了的,我是門派里最小的弟子,師父和各位師兄師姐們都十分的寵著我。”

    秦霜能夠清晰的看到,戎汐臉上那陷入了回憶之中的表情,那是無盡的懷念, 單單是看他此時的表情,秦霜覺得這和他之前表現出來的性格相差甚遠。

    “我在清玄門中渡過了我這輩子最開心的十六年,而就在我十六歲的時候,師父帶著我和師兄們去參加里一個秘境試煉。”

    最初秦霜還以為說這位戎汐會是和自己一樣來自地球,卻沒想到卻是另一個仙俠世界這個宇宙里怕是有著各種各樣的位面吧

    一瞬間秦霜思緒岔了下。

    然後繼續听到戎汐往下說道“秘境中,我們青玄門遭受到了烈焰門的埋伏,師兄為了保護我犧牲了,但在他們的保護中,我最後還是沒活下來。”

    秦霜看著說著這往事的戎汐臉上的表情變得冷淡,完全沒有了前一刻的溫情。

    “如果沒有我的話,師兄一個人肯定是能逃跑的,但是為了保護我,卻死了,我浪費了師兄的生命,最後還是死在了烈焰門手上。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

    但戎汐卻也不是非要秦霜來回答他,隨後又自顧自的繼續往下說。

    “然後啊,我一醒來,我就發現我來到了這個世界里,最初來到的時候,我第一個認識的便是天地之書啊,也多虧了他,我才渡過了來到這個世界最初的那段不適應。”

    秦霜怎麼也沒有想到,戎汐最初竟然是跟天書在一塊兒的

    “我也知道這個世界是那什麼所謂的風雲世界,只不過我所到達的年代要在風雲那時代更久遠之前,後來啊,一次湊巧我知道了氣運的事情,也知道了每個時代都有著所謂的氣運之子,那些人有著天縱之姿,就算面臨危險也都能夠化險為夷,這氣運是比之任何能量都要偉大得多的天地偉力。”

    听到戎汐說道這里,秦霜知道他或許會听到最核心的東西。

    “所以我在天書的幫助下,嘗試著收集氣運,果然,氣運這種東西實在是神奇,我也相信如果當我收集夠這個世界里足夠多的氣運之力後,我就有能力返回我的世界。”

    這個事實讓秦霜渾身一震,雙眸不約而同的都睜大了些。

    戎汐更是把秦霜所有的反應都看在眼里,然後他笑了。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听過戎汐的經歷,如果自己是他,那一定會豁出一切的收集氣運,期待著終有一日能夠回到自己的世界。

    而到了此時,秦霜已經能夠理解戎汐所做的一切到底是為何了,身懷血仇,另一個世界里又有著掛念的人和事,只要有那麼一絲機會,拼了命的也想回去啊。

    “看來你理解我了呢”戎汐笑了笑,但此時他的笑容變得有些苦澀“但也因為這樣,我到了這個世界後唯一的朋友,卻只能與我反目成仇了。”

    秦霜沉默,他知道戎汐所說的便是天書,想起天書那幻化出來的人形少女,此時秦霜才想起來當時天書那少女的臉上的表情是有多復雜。

    “她要維持這個世界的既定命運,而我只有把這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我才有機會取了那沸騰的氣運也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回去,回去為我師兄門報仇,回去再見見我的師父他們啊”

    這最後的一句話,秦霜听到了一絲哭腔。這麼多年來,他怕是從來沒有能夠把這心底的事給吐露過半分吧

    秦霜看著面前的這人,心中不免的升起了惻隱之心,他嘆了口氣的說。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在這個世界這麼多年,而你那個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戎汐听著這話渾身就是一僵,整個人就如同沒施了定身術一般,而秦霜瞧著戎汐著模樣,嘆息更濃重了幾分。

    戎汐這時候才重新抬起了頭,他的雙眸之中比之前少了幾分神采,晶瑩的淚珠子如同不要錢一般從他眼眶中涌了出來,秦霜甚至能夠感覺到他身上此時散發的絕望。

    “我知道的,但是我不敢這麼想,不然我努力的這些年,又有什麼意義了呢”

    這時候秦霜才覺得自己是幸運的,至少他的穿越並沒有讓他背負那麼多,甚至是讓他在這個世界里尋到了一個他愛到骨子里的人。

    “雖然我很同情你,但是我不能讓你毀了這個世界。”

    同情歸同情,但秦霜卻不會因為同情別人而傷害到自己和自己愛的人。

    戎汐這時候後退了幾步,站在了離秦霜稍遠的地方,嘆了口氣的說“我以為你能夠理解我的。”

    “理解當然是能理解你,但是不至于用上我自己的姓名來理解你。”秦霜回答。

    “如果有別的辦法,不管多難我都會幫你,但你想毀了這個我想與他廝守的世界,那當然是不允許的。”

    但對于秦霜這話,戎汐搖了搖頭“沒有人能夠幫我,除了氣運之力,不然我也不會想這麼個辦法啊。”

    就在他們胡不妥協的時候,被秦霜一同從天下第一樓中帶過來的那本毫無反應的天書,此時有了反應,之間從秦霜懷里飛出了一道幾近于無的身影。

    正是天書幻化成的少女,此時她站在秦霜身邊,看著柵欄之中的戎汐,虛弱的聲音在這囚室內外響起。

    “有辦法的,我幫你,好不好”

    天書少女的出現讓秦霜和戎汐兩個人都吃驚了起來,秦霜是一直以為著天書傷重沉睡,而戎汐則吃驚天書竟會開口說要幫他,畢竟之前那一次見面可是不死不休的。

    “我利用你、傷你、騙你,你還幫我”

    “是,你是利用我、傷我、騙我,但是你是我誕生後的第一個朋友啊。”

    戎汐沉默,那看著天書少女的雙眸里光芒微閃。秦霜心中也有些緊張,他不知道戎汐會不會答應,也不知道天書所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權宜之計。

    “小書,不是我不相信你,但現在這是我多年努力的結果了,若是你所說的辦法不能說服我,那麼我想做的事情是不會停下的,除非我死。”

    戎汐面色認真的朝著天書這麼說著,臉上的認真可以得知他所說的一切並不是在開玩笑。

    天書抿了抿唇,然後當著他們兩人的面,二話不說的從心口處逼出了一顆混沌之色的內丹一樣的東西。

    “我把它給你,有他和你這些年存下的氣運之力,打開異界之門,想來足夠了吧”

    戎汐在看到天書拿出的東西後,整個人都驚住了。

    “你用它,或者用你的法子,到最後我也都會消失,所以讓我的世界留著,我跟你去吧”

    再听天書這話,戎汐臉上的表情變得及其復雜,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所以現在你相信我說的了嗎”天書問。

    戎汐臉上難得的出現了掙扎的表情,好半晌,才見他走了過來,來到了柵欄邊。

    天書這時候轉頭朝秦霜微笑著道“秦霜,你讓我過去吧。”

    這是秦霜頭一次面對天書的正臉,從他幻化成人形出現後的第一次,看著這個自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都的金手指和底牌,秦霜當然不會拒絕她的請求。

    “你要犧牲你自己”

    秦霜問著,剛才他們那番話,秦霜即使不理解前因後果,他都能夠猜得到天書這話里的意思。

    “我不是跟你保證了嗎,只要你把戎汐給引出來,一切都交給我就好,我不會讓這個世界出事的,而以後,這個世界的發展便要交給你們了。”

    秦霜知道天書這交代的是什麼意思,他深吸一口氣的轉過頭看向戎汐,問。

    “犧牲這個世界,或者犧牲天書,你都要回去嗎回到你那個世界去即使那里已經不是你熟悉的世界,這麼久的歲月里,你們青玄門甚至都已經不存在了,更甚至連你的敵人烈焰門都煙消雲散,你都要回去嗎”

    “我要回去”

    “明明是現在這個世界,才是你生活最久的世界”

    “我活著的意義就是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難道你秦霜就不想回去嗎不想你的親人朋友不想你世界的一切一切嗎”

    面對秦霜的話,戎汐不想再听的直接打斷了,他臉上的笑意徹底消失,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反問著秦霜。

    秦霜一頓,他的親人朋友和地球的一切嗎他當然是想念的,只是為了回去而犧牲一切,這種事他做不來。

    天書道“秦霜,讓我過去吧,你不用覺得是犧牲我,這是我資源的啊,我想保留我的世界,又想幫助戎汐,這是我唯一能夠兩全的辦法。”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戎汐的過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戎汐的過去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