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說書人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50章︰說書人

    將軍把槊頭從強盜的頭顱里抽出,調轉馬頭招呼士兵回返官道。

    每逢亂世,強盜流匪叢生,將軍身負重責,這沿途遇到的強盜流寇很多。沒有條件一一收服納為俘虜。這時候官府也自顧不暇,與其浪費時間,不如一殺永患。

    返回官道,中年將軍一眼就看見官道邊的克勞斯。衣袍干淨,服飾奇特,相貌怪異,這樣的人站在逃難的流民當中,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中年將軍握緊手中的混鐵長槊,一雙銳利的眼楮,警惕著克勞斯。克勞斯平靜的看著他,藍色的眼楮對他沒有一絲畏懼之色。不像道路旁邊的流民,抱著行李蜷縮著肩膀。

    中年將軍不想多生事端,騎在馬上對著克勞斯行了個拱手禮。可是克勞斯全無動做,只是平靜的看著他,並沒有還禮。

    稜烏光槊,槊長丈,刃有稜,全身烏鐵制造,重約20斤。而它的主人只有曾國境內,人稱曾國雙杰的尤渾將軍。

    槊,又名馬槊,重型騎兵武器,長矛的重型精品版,專克重甲騎兵。

    克勞斯失禮,尤渾將軍眉頭一緊,拽著韁繩腳踢下馬肚子。

    “駕!”

    帶著身邊的士兵返回馬車隊伍,尤渾將軍駕著馬來到馬車前。

    馬車車棚上掀開布簾,露出一個衣著華麗的少年。對著尤渾說道︰“尤將軍,前方發生了什麼事?”

    尤渾騎在馬上,對著馬車上的少年拱手低頭行禮︰“回稟公子,前方有一伙強盜正在搶劫流民,不過已經被末將消滅了,公子大可放心。”

    少年笑了笑,說道︰“有尤將軍保護,本公子只自然放心。”

    馬車里傳來一聲女聲︰“尤將軍,此地距離皇城還有多遠的路程。”

    尤渾騎在馬上再次行禮︰“回稟夫人,再有兩個時辰,天黑之前我們肯定能到達皇城。”

    車內夫人嘆了一口氣︰“唉,陛下反復無常,說是已經免了我母子二人的罪,但是此次回去,本宮心里還是不安。”

    尤渾回道︰“夫人放心,據說陛下經此事宜,心性大變,已經煥然一新,立志要重做明君。”

    夫人心里還是擔憂︰“但願吧,但願陛下真的能洗心革面。不過謠傳皇城里那無數尸魔,本宮怎能安心啊!”

    “末將定護夫人周全。”

    “本宮的周全倒是無妨,但是華兒年幼,希望將軍回城能多多照顧華兒。”

    尤渾肯定道︰“這是末將的本職,夫人放心。末將就是丟掉自己的性命,也絕不會讓公子掉下一根毫毛。”

    夫人語氣緩和︰“有將軍這句話,本宮就放心了。”

    尤渾說道︰“夫人放心,”然後又對馬車的車夫說道,“待會兒經過前方的時候,車駕的快點。”

    “駕!”

    一匹馬車,再加五六十騎兵,馬蹄經過塵土飛揚。兩側流民家舉袖掩面,根本睜不開眼。一些人更是嗆得直咳嗽。

    飛揚的塵土全部被擋在克勞斯身體三尺之外,克勞斯看著遠去的馬隊,平靜的臉上笑了笑,繼續自己的旅途。

    他在大道上漫無目的走著,他身上的衣服布料與此世界布料略有同,但是貴族長袍,換到此世界還是能看出名貴的。

    雖然克勞斯相貌怪異,但衣著名貴,身邊又沒有隨從護衛,還未帶有兵器。這一路上的人們有眼色的,雖然不少,心存歹意的也不少。

    對于這些冒犯自己的異界人族,克勞斯果斷將他們屠殺,尸體流淌的鮮血刺激他的味蕾。老虎哪有不吃肉的,那些冒犯他的人都化成了一具具干尸。

    不知不覺便走出了曾國境內,順著大道來到了吳國。吳國地處江南,與楚國越國曾國相鄰,國居大陸江南北部分。

    克勞斯路上行走了七日,行過混亂的邊關,行進吳國安寧的內地,這日他來到了吳國大城太伯城。

    走進太伯城內,街道十分繁華,吆喝叫賣聲不斷。在路過一家酒樓前,听見酒樓中傳出叫好聲和笑聲,感道十分好奇。

    太陽已經飄到頭頂,也到飯時了,就走了進去。

    鮮血雖然誘人,他還是喜歡吃飯。克勞斯還是原則的,只要你不冒犯他,他就不會吸食你的鮮血。他是旅游觀光,地方的特色美食自然也不能錯過。而且他感覺,這里的食物比他世界的餐點還要好吃。不過擺盤倒沒有他世界餐點好看。

    花樣好多,煎炒烹炸蒸h悶炖,每到一地都有自己的特色菜系,這一路上他滿足了口福。其中美味的,他感覺比鮮血還要好吃百倍。

    他吃飯花的那些錢,全都是對他心存歹意的人貢獻的,如果花完了,就用幻術魔法變出一堆金銀珠寶,往人群里走一圈,他就又有錢了。

    這家酒樓名叫玉花樓,一進去十分廣闊,往上高三層,呈筒子形,中間有一個寬廣的圓石台。賓客圍著石台坐的很滿,想來手藝不錯。

    圓台上有個藍衣少年手里拿著一個驚堂木,站在桌子前給大家講評書。克勞斯在大廳里尋了個正對少年的空桌子坐下。

    酒樓里的跑堂了,看見克勞斯坐下,便來上前招呼。

    看見克勞斯相貌雖然感到好奇,但也沒有多問︰“客官,您要點點什麼。”

    克勞斯吃了一路上,對食物不挑︰“你們店里味道最好的,全擺上來,不用多擺,把桌子擺滿就行,再來一壺好酒。”

    店小二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客官,我們家店里的菜,雖然價格親民,但是數量這麼多的話,這個價格嘛∼”說道戳了戳手指。

    克勞斯懂他說的是什麼,笑了笑,把懷中的錢袋掏了出來,當的一聲拍在桌子上︰“菜味道好吃,錢不是問題。”

    小二看著克勞斯的大錢包,低頭哈腰說著︰“客官您稍等一會兒,菜馬上就到。”

    這些錢財反正都是克勞斯殺人過後的戰利品,他花起來一點也不行。

    上菜得等一會,大廳里的人都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台上的少年說評書。克勞斯也好奇看台上少年說評書。

    少年長相可愛、皮膚白嫩、帥氣、笑容燦爛,一雙棕色的大眼楮,清澈有神,聲音清脆透耳,讓人听了心情爽朗。

    右手搖著折扇,左手拿著驚堂木。

    “各位看官,大家都知道韓國刺客團聞名天下,令百國提防,今天要講的就是一名韓國女刺客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話說天元庚子年間,韓國與代國交戰,韓國國強兵多,而代國大將程普神機妙算,運兵入神,在兩國邊界上攔的韓**隊寸近不得。

    韓國視程普為眼中釘肉中刺,多次勸降無果,韓國就派出韓國刺客團中的精英——赤沙,諧音刺殺。

    都說月黑風高殺人夜,是指晚上人比較放松警惕,刺殺比較容易。

    而赤沙刺客團,就選擇了這樣一個夜晚。當天晚上,赤沙幾十號刺客夜闖將軍府。

    將軍府外圍守衛嚴密,十二時辰輪班值守,就連一只蒼蠅也飛不進去。不過赤沙刺客團在細作的幫助下,得到了將軍府守衛的換班時間表,趁著守衛換班時間的空檔,遛進了將軍府。

    刺客團翻緊牆內,來到了最近的房屋,飛檐走壁爬上房頂。腳下踩著無聲步,蹭蹭蹭,在房瓦上一頓疾行。

    悄悄來到將軍臥室房頂,掀開屋頂的一片瓦,屋內漆黑一片,借著月光可以看見床上有人在睡覺。刺客們認定睡在床上的就是大將軍程普,便向下吹出迷煙。其余刺客便從房屋四周落下,嘴里含著迷煙解藥,悄悄摸進屋內,亂劍砍向床上。他們要將大將軍程普的腦袋割下,帶回去交差。

    床上的人在昏迷中被砍死,正當他們準備割下床上那人的腦袋時。突然,周圍燈火通明,一隊隊士兵把將軍住所團團包裹。

    原來呀,床上的那個人是大將軍程普的替身,赤沙刺客團這次行動已經被大將軍程普發現。大將軍程普特地設置了這個陷阱,就是為了殲滅韓國的赤沙刺客團。

    包圍的軍隊先放了幾波箭雨,然後就拔劍沖上前去。箭雨將刺客們覆滅了一半,剩下來的一半與士兵們拼殺在一起。刺客們身手靈敏,武藝高強,圍攻的士兵雖然也是軍中的好手,但還是比不過專門練武的高手。其中就有一位刺客趁亂,翻上了房頂,逃出了將軍府得以保命。

    大家都知道賣肉的肉攤都是清晨就開始叫賣,而殺豬寅時就開始宰豬。

    天剛剛亮,城里殺豬的馬屠戶,殺完豬再回家的路上,在街角發現了一個身穿黑漆漆的人躺在地上。

    這個人深受重傷,胸前還緩緩流著血。馬屠戶天天殺豬,膽子大好奇,便撕下他的面罩,然後發現居然是一名妙齡女子。

    馬屠戶心善,她就麼躺在地上,肯定命不久矣,就把她抱回了家中,給她治傷。

    將軍府派兵搜尋全城,搜到馬屠戶家,馬屠戶一開門,看見官兵就知道不妙了,自己救的那個姑娘好像壞事了。但又不想這麼把她交出去,正是貌美花齡,如此就這麼死掉也太可惜了。

    便從屋中提了20斤豬肉,給了搜查的官兵。當兵也是為了吃飯,韓國與代國正在打仗,物資緊缺,當兵的也沒有什麼油水,雖然覺得這家可疑,但是看在豬肉的面之上,收尋的官兵就沒有搜查這家。”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0章︰說書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0章︰說書人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