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類別︰ 作者︰二兔不二 本章︰第二十章

    本來說直接把菜帶去店里做的,看到鹿呦呦還買了好幾條活魚,兩人尋問之下得知她家里還有只小老虎,便提議去她家里,直接在家里做吃食。

    于是幾人到了住處,巫白已經辭去了草藥店的工作,正在家里歇息著,看到鹿呦呦回來,身後還跟兩個老頭,頓時疑惑。

    “這兩位是?”他問道。

    “這位是尤中,是元良引薦的朋友,這位是紀永思,是尤兄的朋友,他們兩位听聞我做的吃食好吃,要嘗嘗,剛才知道我們家有老虎,便提議直接在這里做好了吃。”鹿呦呦給他們相互介紹,解釋道。

    巫白點點頭,正想讓他們進去就座,尤中就嚷嚷起來︰“哎哎哎,老虎呢老虎呢?”

    鹿呦呦對巫白無奈的聳聳肩,轉頭呼喚著虎仔。

    “虎仔!虎仔!”

    “虎仔!”

    “虎仔?”

    連著呼喚好幾聲,虎仔都沒有回應,也不見身影,鹿呦呦很是奇怪,問巫白,巫白搖搖頭,說他也是才回來,前腳進家,後腳他們就回來了。

    “奇怪。”鹿呦呦嘟囔著進屋仔細尋著,自從通曉獸語後,她還特意給虎仔講過,讓它不要跑出去,外面有許多壞兩腳獸,可能會把它捉了去。

    虎仔當時很听話,應該是把話听進去了的,但她現在找遍了整個屋子,也沒有發現虎仔的蹤影,心里著急起來。

    “虎仔!虎仔!”鹿呦呦快步出門,在外面叫喊著。

    “怎麼辦,虎仔不見了!”平日里搖頭晃腦的身影仍不見蹤影,鹿呦呦看著巫白,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眼前的女子眼眸里已經彌漫起淚水,巫白也是很著急,卻毫無辦法。

    “小老虎找不到了?!”尤中撓了撓腮,皺起眉頭。

    “對了!幸好我帶了這個小玩意兒!”他掏出了懷里的一個小圓盒,里面是兩只蟲,通體白色,外殼很薄,甚至能看到殼下的血肉。

    尤中解釋︰“這是我閑來養的兩只尋影蟲,還是我外出游歷時,向一個會養蠱的人討來的法子。”

    “你去尋尋有沒有老虎的毛發,這蟲吞下便能飛去找尋,我們根據剩下的一只引路,就能找到。”

    虎仔很容易掉落毛發,鹿呦呦略微一找,便找了好幾根出來。

    尤中把毛發扔進盒子里,這蟲子果然吞下了毛發,不一會兒,就有一只振翅起飛。

    另一只的一條腿被栓了一條細線,尤中動了動蟲子,讓它飛起來,眾人就靠著它飛的方向尋去。

    穿過了兩條巷子,來到了一處人家的田地附近,在一叢中果然發現了虎仔,它已經失去了意識,躺在地上,剛才的小白蟲就停在它身上。

    “虎仔!”鹿呦呦急忙上前去檢查,發現虎仔的胸膛還在微微起伏,身上也沒有外傷,也不是睡著的樣子,她一下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讓我來看看。”尤中也上前,蹲下檢查。

    他翻了翻老虎的眼皮,檢查了它的舌頭,還細細摸了它的筋骨。

    “應該是中毒了,看這情況,應該是誤食了什麼東西,你們在周圍看看,大概能找到。”尤中一邊說著一邊把小白蟲放回去,又從懷里掏出了一卷裹好的獸皮,攤開是一排銀針。

    只見他手起針落,動作熟練迅疾,分別把幾根銀針扎在了虎仔的頭部和肚子。

    鹿呦呦和巫白去附近轉了轉,果然在不遠處發現了兩只老鼠,一只被咬了一半,死狀慘烈,還有一只身上明明沒有傷痕卻死掉了,尸體僵硬。

    巫白扯了葉子,隔著葉子把兩只老鼠帶給尤中看,尤中查看一番,篤定的說道︰“田地里老鼠多,有些人家會放些鼠藥在田地附近,看這兩只老鼠的死狀,應該都是吃了老鼠藥,這咬痕是那老虎的,應該是因為吃下老鼠,導致自己也中毒。”

    “這對你不是小菜一別嗎。”紀永思這時說道。

    尤中得意笑笑,自懷里拿出一顆藥丸,從虎仔身上取下銀針,運氣,下掌,只听得“啪啪”幾聲,已經在虎仔身軀不同地方打下了好幾掌。

    鹿呦呦有些疑惑,失去意識的虎仔就像一個玩具般,被尤中翻去覆來,她正想要說點什麼,就見虎仔忽然有了些意識,一下嘔吐起來。

    吐著吐著,眼楮也慢慢睜開了,地上是一灘黃白之物,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氣味。

    尤中就像個沒事人一樣,撿起根小樹枝,在這一堆黃白之物中攪合起來,果然發現了被覆蓋的老鼠尸體,只有一半,正好和被發現的老鼠尸體相吻合。

    虎仔這時候也恢復了些精神氣,臥在地上嗚嗚出聲。

    “我的肚子好痛嗷嗚嗚......嘔!”又是一陣嘔吐。

    看到虎仔難受的樣子,鹿呦呦心里也很不好受,等它把肚里吐空,再也吐不出來東西後,尤中又給它扎了好幾針,還扳開它嘴巴喂了一顆藥丸。

    “好了,抱回去吧,這幾日給它吃清淡一些,沒什麼問題了。”尤中說。

    “謝謝尤叔,啊不,尤兄!”鹿呦呦接過虎仔,真摯的感謝。

    “沒事沒事,走吧,回去,我還等著你做吃的呢!”他無所謂的揮揮手。

    幾人便回了她住處,她把虎仔放下讓它好好休息,便開始忙活起來。

    巫白泡了茶招呼尤中、紀永思二人,這時候符離也回來了,看到焉兮兮的虎仔,也是一驚,忙問著它是怎麼了。

    巫白把發生的事情給他述說了一遍,符離也是一陣後怕,向院中悠閑喝茶的二人道謝。

    忙活一陣,油炸豌豆和鹵菜便做出來了,尤中和紀永思早在她還在做的時候就好奇的圍著她打轉,這下菜端上桌,兩人先拿了豌豆嘗,一嘗之下眼楮一亮,開始了“餓狼撲食”。

    看到兩個老頑童你爭我搶的模樣,鹿呦呦心里又是一陣好笑。

    “你這小女娃做的下酒菜倒是好吃,行了,紀老頭,你自己看著辦吧!”尤中挑著牙縫說道。

    紀永思眼咕嚕一轉︰“好吧好吧,嗯......這樣,我每月賣你2瓶,多的沒有!”

    “嘿!紀老頭你真小氣。”尤中對他翻了個白眼。

    紀永思尷尬的輕咳一聲︰“5、5瓶,多的真沒有了!”

    鹿呦呦一想,量雖不多,但是可以作為店里高端酒,進行預約售賣,也算是一個噱頭,當下便連連道謝。

    等吃完,鹿呦呦又順便讓兩人幫忙,品品現在已經放在了店里,準備售賣的那些酒。兩人皺著眉品過,最終確定下來三種酒。

    兩人臨走時,尤中還給了鹿呦呦一顆藥丸,說也是解毒的,明日小老虎如果還不舒服就繼續給他服下。

    等兩人的身影都遠去,鹿呦呦去瞧了瞧虎仔。

    “虎仔,你怎麼會跑到那邊去,我不是讓你不要出門嗎?”鹿呦呦生氣的拍了拍它的老虎腦袋,今天要不是遇到了尤中他們,估計這個時候它的尸體早硬了。

    “我、我本來在曬著太陽,發現有一只老鼠,我們家當然不能有這種討厭的動物咯!我就追它......”

    鹿呦呦轉頭問巫白,說回來時有沒有發現門是開著的。

    巫白搖搖頭。

    “奇怪......你是從哪里出去的?”她繼續問虎仔。

    “我......我是從牆角,那里有個洞嗷嗚。”

    鹿呦呦照虎仔盯的方向尋去,院落的一角,撥開茂盛的雜草,果然有個洞,大小勉強能讓虎仔通過。

    有些無賴的扶額,“看來還得找人修繕一下。”鹿呦呦心想道。

    “你呀,以後可不能亂跑了,除了我們,你可別隨意跟著誰走了,外面很危險的,知道嗎?你看看你現在多難受,以後還想這麼難受嗎?”她語重心長的教育著虎仔。

    “知道了嗷嗚嗚......”

    巫白看到鹿呦呦對著虎仔講話,而虎仔還很配合的叫,一人一獸還真像在聊天似的。

    “你說的話它听得懂?”他問道。

    鹿呦呦點點頭,本來想給巫白說通獸語的事,但這未免太驚駭世俗,況且之前在山脈中也沒見她知曉獸語,現在如果這般突然告知,不太好解釋。

    天色已晚,小鎮陷入沉睡,家家戶戶點起了燈,街上寂靜,偶爾傳來犬吠聲。

    “還說帶你和符離去買幾身衣服,現在時間都晚了,看來只有改天再去。”鹿呦呦對著巫白嘆口氣。

    “沒事的,等你忙完了,也不遲。”巫白溫柔的說道。

    “嗯,明天我去找紀叔買酒,還多買些其他酒,再多備制下酒菜,明天我還要去街上進行開業前宣傳,距離我們正式開業只有明天一天了。”

    “對了,你明天能不能去政務司一趟,幫我拿份合約,我們明天把分成的事情和店家白字黑字確定下來。”她對巫白說道。

    “那姐姐,我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符離懂事的問道。

    鹿呦呦摸了摸符離的腦袋︰“你明天就在店里繼續幫忙,我要讓東爾再招一個人,你到時候就辭退白天的工作,只負責晚上的活。”

    符離點點頭,鹿呦呦才發現少年的眼瞳,在黑夜變大了,一金一藍的眼瞳泛著幽光,金色的雙瞳更是妖異,怪不得之前村里有那麼多閑言碎語。

    但他是一個好孩子。

    鹿呦呦作為接受過各種二次元三次元文化燻陶的好青年,她不怎麼會怕,她記得以前去漫展,還踫到過有人戴了類似的美瞳。

    她愛憐的摸著他細軟的頭發,這段時間少年的身體看上去也沒有以前那樣瘦弱了。

    “我幫你找了一個先生,你每天去听課,學習知識,自己優秀了,才能更好的去做更多的事。”她繼續說道。

    符離點點頭,他在房屋里有看到鹿呦呦買的練字的木板,好奇之下還自己偷偷畫過,寫過字,看到那些會識字的人,很是羨慕。他早就對知識充滿了渴望。

    第二天,虎仔的精神已經不再萎靡,看不出什麼異常,鹿呦呦就把尤中給的藥丸收著了。

    她一早拜托了巫白去取做好的裝飾傘,還把紀叔住的位置告訴了他,讓他去采購酒和食材,順便讓他再去政務司把合約拿了。

    中午趁吃飯的時間,她去找了店家東爾,給他說符離白天離職,然後再招人的事,等下午的教課完了之後,她便在街上之前演奏的地方彈奏,宣傳“樂福”店新開業的消息。

    人群的反應不錯,再加上有抽獎活動,一場下來,鹿呦呦自我感覺不錯。

    終于擠出了些時間,她趕緊找來巫白,又給符離請了個小假,帶著兩人逛起衣裳鋪來。

    巫白和符離在鹿呦呦的打量和比劃之下,選了好幾套,從頭到腳是煥然一新,最後進女裝的鋪子,鹿呦呦選起自己的衣裳。

    “怎麼樣?”鹿呦呦穿著新衣服出了試衣服的小隔間,問到兩人。

    兩人第N次點點頭,齊齊伸出了大拇指。

    “怎麼這幾件衣服都說好看啊。”鹿呦呦嗔怪道。

    “要講實話啊。”

    “姑娘,你人模樣生的漂亮,氣質很好,穿的這幾身都好看。”店內的人也說道。

    看到鹿呦呦有些不自信,拿不定主意的樣子,巫白再次真摯說道︰“真的好看!”

    鹿呦呦打量著大銅鏡中的人,里面的人身著修身長裙,身材尚好,該瘦的瘦該胖的胖,腰身縴細,與胯部構成了花瓶般的線條。

    原來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擁有了以前羨慕的身材。

    鏡中人鵝蛋臉,沒有了以前的贅肉,下顎的線條清爽清晰,皮膚光滑,之前肉肉的鼻子也瘦了,顯得精致不少。

    大眼楮長睫毛,尤其是下眼瞼的睫毛,應該是在美顏丸的效果下,長的濃密而長,整張臉放在她那個世界,可以形容是東方柔美中帶著幾分異域的風情。

    鹿呦呦情不自禁觸踫著自己的臉頰,她最近很忙,倒是忘記關注自己,今天這一細細端詳,也被鏡中的自己驚了一番。

    “那、那剛才試過的幾身都給我包起來吧。”她說道。

    滿載而歸的眾人回到家,把衣服一一放好,又去了店里。

    店內因為少了一人幫忙,東爾是忙得水都顧不上喝,現在還沒有開業店內的生意就不錯,更能預想到新開業後的情況。

    鹿呦呦舒展著面容,幾人都過去幫忙,等打烊,她便和東爾通過合約把字據立了下來,幾人再把食材和酒分裝好,把裝飾傘等物品一一掛上,放在合適的位置。

    鹿呦呦還教了眾人玩骰子和十五二十的游戲玩法。

    等忙完,已經不晚了,幾人都感覺有些累,打著呵欠,各自回家休憩。

    新開業,就在明天。

    第二天,巫白幫著東爾,找到一人要來鋪子上班,這人也是位年紀不大的小伙子,臉上還帶著青澀,東爾初步覺得不錯,讓他先在這店內做著。

    鹿呦呦在下午教完課,就在店門前宣傳起來,因為有之前的宣傳鋪墊,還有不少自己的學生家里捧場,一時之間很是熱鬧。她擔心店內位置不夠,還把放空酒壇的架子騰了出來,去木匠那里買了好些椅子,做成了吧台的樣式。

    到了晚上,新開業的“樂福”店,迎來了正式開業的第一晚。

    人群三三兩兩的落座,很快店內和兩處小吧台就坐滿了人。

    鹿呦呦彈唱,贏得眾人的喝彩,還現場示範,教著眾人玩骰子和十五二十,不會的人,再讓店家、巫白等人去教。

    不少客人發現了游戲的樂趣,是越玩越開心,一杯杯喝著酒,吃著下酒菜,店內的氛圍十分熱鬧活躍。

    紀永思的酒,因為一個月只有5壇,鹿呦呦把這5壇分裝成了15壇小的,隔一天放出一個預約名額,讓要喝的人排號預約。

    這款酒被宣傳得很足,客人都好奇起來,有比較富裕的客人在好奇之下當場要了一壇,品嘗後,頓時連連贊嘆起來。

    有一就有二,有關系好的分到一些喝,臉上也是一驚,同樣贊不絕口。

    這種情況下,人們開始熱烈的預約起來,一時之間又有3壇酒被預定。

    等月亮高掛,人群盡興而歸,新來的伙計也回去了。

    東爾盤算今晚的收益,竟然有3個銀幣的樣子,除去成本,淨賺2個銀幣多一點,可謂是收獲頗豐!

    “這這這......!”東爾忽然雙手顫抖,掉下了眼淚。

    他哽咽著︰“如果我阿爸還在的話,他見到如今的境況,肯定十分高興和寬慰......”

    听到東爾的話,一時之間眾人都沉默下來。

    鹿呦呦心里忽然也升起了一種悲傷的冷意,眼里水光泛泛,她也想到了自己的爸媽,在那個世界自己上著班,過著不咸不淡的生活,在這邊卻創起業,從走出山脈身無分文,到現在正式獲得了第一桶創業的收益。

    “好想你們啊.......爸爸媽媽......”有眼淚從眼眶中流出。

    巫白無聲的拍了拍她的肩。

    “姐姐......”符離也是眼淚汪汪的,倔強的抿著嘴,不讓眼淚掉下來。

    “我沒事。”鹿呦呦抹了眼淚,又笑起來。

    “按照分成,這是給你們的。”東爾數出了錢,遞給鹿呦呦他們,還把記錄著收支明細的賬簿遞給他們看。

    鹿呦呦拿到手的有八百多個銅幣,巫白和符離各佔一成,得兩百多銅幣,這一晚上的收入就當他們之前做工一個月的收入了,一時之間兩人都很高興。

    巫白把自己的錢推給鹿呦呦︰“鹿姑娘,你拿著吧。”

    “你拿著呀,這是你該得的。”

    “現在我們生活的開支都是你在出,你拿著吧。”巫白繼續推辭。

    “是你的你就拿著,一個家可是得靠大家的共同努力,這樣吧,以後生活就勞煩你來負責了,我除了每月交伙食費,其他的我可不過問了喲。”鹿呦呦說道。

    巫白被她話里“家”這個字鬧得心跳加速,一種奇怪的感覺自心中升起。

    “那我也交伙食費。”符離也說。

    看到推辭不過,巫白最後收了這些錢。

    “加油!伙計,我們就指望你把我們養得白白胖胖的了,要求不高,每頓有肉就行。”鹿呦呦嬉皮笑臉的給巫白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謝謝你,鹿呦呦。”他輕聲道謝,後面的聲音幾乎輕不可聞︰“我會為這個家,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上掉下只兔大爺》,方便以後閱讀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二十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二十章並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