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外應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三頭蛇王 本章︰第40章 外應

    您可以在)”查找最新章節!

    卻說曹申吉張開手掌,馬寶,白廣恩等人定楮看去,只見那手掌之上赫然寫著個“火”字。

    馬寶,李本深等人俱是久經沙場的宿將,哪一個不是打老了仗的老人。

    一看到手掌上的“火”字,皆是心領神會。

    白廣恩不由地問道︰“曹先生既用火計,末將等不知如何施為,不知計將安出?”

    李本深和馬寶也是心中一動,便連忙朝曹安吉看去。

    曹申吉自顧自地走到案幾前,將那茶水慢慢斟滿,笑著回顧眾人說道︰“眾位將軍何必著急,現在城內的賊軍想必比我們還急,我素知馬總兵和敵將萬有才交好,料想不出數日,賊使必至。”

    他說道這里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繼續說道︰“賊不走空,他們搶掠了數座城池,眾位將軍冒這天大的干系,豈能給他們白忙,至于放火,西寨連接南北二營,到時候譴數名心腹,隨意可為,何必煩憂。”

    馬寶,白廣恩,和李本深大喜,互視一眼連忙對著曹申吉拱手行禮道︰“曹先生金玉良言,末將拜服,至于賊軍所獻金銀,末將等當全部奉上。”

    曹申吉哈哈大笑︰“眾將軍勞心勞力,豈可分文不取,平西王令諭,此次所獲財物,眾將軍可自行分配,至于曹某不過傳信而已,又豈能奪人所好?”

    白廣恩等人連忙拜謝,心中打定主意,所得銀兩必然要分一部分送與曹申吉。

    諸人計議已定,各自回營休息,只等明使來營。

    楚雄城的李興和萬有才也為信使的問題傷透了腦筋。

    經過幾番推敲,萬有才認為,既然談判,絕不能派粗糙的廝殺漢去,還得在文官里面挑選。

    李興最後拍板,由府丞錢安寧去與馬寶接洽,並承諾錢安寧,實在談不攏,可以花費一定的買路錢。

    李興連克數城,雖不曾擾民,但所獲銀兩目前已有五萬余兩,李興的底線是只要馬寶願意放行,他可以出三萬五千兩。

    錢安寧雖然害怕,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李興的命令。

    時值月初,晚上更是新月如鉤,夜幕之下,更是伸手不見五指。

    錢安寧帶著兩個衛士悄悄從西門用吊籃墜下,壯著膽子便朝清軍營寨摸了過去。

    還沒摸到清軍營門,便被守營的暗哨截住,錢安寧戰戰兢兢連忙說道是奉西城守將萬有才之命前來商談獻城投降的事情。

    清軍暗哨听了之後,不敢怠慢,便趕緊將錢安寧一行押到馬寶軍帳。

    曹申吉和馬寶聞得明使來了,不由的相視一眼,哈哈大笑。

    便吩咐將錢安寧押入大營,至于那兩個隨從則命親衛嚴加看管。

    錢安寧被押入大營時,心中雖然害怕,但是事已至此,只得暗暗為自己打氣心道“畢竟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他進入大帳之後,看著高坐在案幾前的馬寶和側坐于旁的曹申吉,硬著頭皮拱手道︰“明軍滇南提督帳下楚雄府丞錢安寧見過馬總兵。”

    馬寶看了曹申吉一眼哂笑道︰“你軍已經困守孤城,覆滅只在旦夕之間,不知此刻見本將,是投降呢?還是要下戰書呢?”

    錢安寧畢竟是秀才出身,馬寶說話間,他心中已經打好腹稿。

    當即抬頭哈哈一笑︰“錢某來此只是為救將軍,將軍戰功卓著,豈不聞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將軍本是秦國主帳下,勢窮降清,滿洲又怎麼可能視將軍如爪牙。李成棟,王得仁故事,將軍必定熟知矣。”

    馬寶泥腿子出身,論嘴皮子哪里辯的過秀才出身的錢安寧,只得朝旁邊曹申吉看去。

    曹申吉長身而起,冷笑道︰“爾等已經危若累卵,還欲離間我大清君臣麼,我大清皇帝掃清寰宇,一代聖君,又豈能容不下我等?李成棟,王得仁既降又叛,兩面三刀之輩,殺之又有何妨?”

    錢安寧一時語塞,想反駁,卻有不知從何說起。

    曹申吉看著錢安寧莞爾一笑道︰“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平郡王意欲屠城以泄憤,馬將軍卻不忍為之,故欲留爾等性命,只不過干系甚大,昆明上下還得疏通關系。”

    錢安寧心中大喜,這是郎有情,妾有意呀。

    連忙回禮道,我家將軍欲借路而行,已經備下三萬兩白銀只待馬總兵來取。

    馬寶聞得三萬兩白銀,心中大喜,剛準備答應。

    曹申吉卻對著錢安寧伸出五個手指頭,笑著說道︰“你們一路掃蕩,居然只肯出三萬兩買路,難不成真是要錢不要命了。”

    錢安寧當即據理力爭,明軍一路擾民,所得銀錢俱是各城蕃庫,所得錢財你們應該清楚雲雲。

    雙方不停討價還價,最終確定,李興部出城費用為四萬兩。銀兩則埋在城南,只待明軍突圍後由白廣恩部挖出。

    當即錢安寧便和曹安吉,馬寶等人協商了離城之法。

    即馬寶攻城受傷之後回昆明療傷之後,明軍看南城掛三盞紅燈為號,突襲西城,而南門和北門的清軍則在西城縱火,李興部則可乘亂逃脫。

    錢安寧傻眼了,這特麼圍城的清軍,除了東門的,別的俱是一伙的。

    既然商妥完畢,他不敢久留,當夜便悄悄返回城中。

    李興和萬有才自派錢安寧出城和清軍談判之後,哪里又能睡下,只在萬有才守衛的西門假寐。

    忽然侍衛來報,說錢安寧已經回城了,二人趕緊將錢安寧請了進來。

    錢安寧見到李興和萬有才一臉喜色,連忙就要行禮。

    萬有才一把托住他急問道︰“事情如何。”

    錢安寧當即備言前事,只不過買路錢比李興的底線多了五千兩。

    李興和萬有才聞得錢安寧談判的結果,也是喜出望外。

    萬有才呵呵冷笑道︰“馬寶等人居然是要錢不要命的貨色,清軍又怎麼可能成事。”

    萬有才熟知軍務,又豈能不知清軍養寇自重之意,只是在李興面前裝傻故意言之。

    李興又豈會不知道萬有才的用意,也不點破他。

    他當即命令白安的後營從明天起制作草人,準備在突圍之日全部安置在東城,迷惑東城的清軍。

    然後打點行裝,收拾器械。至于笨重的火炮則全部丟棄,突圍的時候後營只需每人帶一部分糧食。

    其余各軍依然守衛城池,只待西城馬寶攻城詐傷,清軍換防之際,按曹申吉計劃行事。

    馬寶自錢安寧回城之後,第二日便按曹申吉之計,求見索渾。

    他在索渾面前慨然道︰“都統大人,我大軍圍困楚雄已經十余日,想必明軍的糧草已經不濟,城中百姓不過是被平郡王屠城之事恐嚇,才能團結一心力抗我軍。只要都統大人下令,破城之後只誅首惡,余者不罰,城中軍心必亂,然後再來聲東擊西之策,楚雄必破。”

    索渾深以為然,當即同意馬寶之計,並表示若是攻破楚雄,馬寶敘功當為第一。

    只惹的張勇和趙良棟等人一陣眼紅。

    當天索渾便下令射書城內,書中俱寫“只誅首惡,余者不罰,……”

    李興和萬有才等明軍文武收到信後也是一陣哄笑,便令諸將開始準備突圍之事。


如果您喜歡,請把《永歷十四年》,方便以後閱讀永歷十四年第40章 外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永歷十四年第40章 外應並對永歷十四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